Tim Lai's 小說文集
將展示之作品清單:
《高中奏鳴曲》
《生命變奏曲》
《極光步舞曲》
《冒險迴旋曲》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愛上霧裡的遙望塔烽火》
tianyuen1994
暱稱: Tim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 March 2015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文章分類
全部 (149)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8)
《生命變奏曲》 (1)
《冒險迴旋曲》 (29)
《高中奏嗚曲》 (89)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火》 (9)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4)
《極光步舞曲》 (6)
其他 (2)
未分類 (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2013 年 12 月 28 日  星期六   晴天


Chapter 1 角色設定真是麻煩 分類: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

  光明總算勝過黑暗--眾人身處的環境就此揭曉。這是個繁華的港口,無論是向岸吹來的海風,抑或在海洋上空傲翔萬里的海鷗,甚至是熙來攘往的碼頭,也給人一種清新無比的快感。不過五人對此並不享受,只覺得這裡是自己遇上海難之後所漂流到的地方。望過此地周遭的建築物的風格,也不見得當下是科技發達的現代。不久後,碼頭的人群中冒出一位少女。她的容貌對尹矢言來說,可說是有點熟悉,或許是曾經相識的人,只是暫時記不起來而已。

  該少女把視線掃過五人,由頭到腳的打量一番之後就問:「為何你們還不開始?」這句話頓時令五人的頭頂上出現數之不清的問號。此時尹矢言不顧自己的立場是什麼,乾脆反問對方:「開始什麼?」少女聞話之後,眉頭微微皺起,似是一副疑惑的樣子。不消一會,她就直呼一口氣道:「角色設定啊!你們到來這裡不就是為了遊玩敝公司發行的虛疑實境網上遊戲『航海狂熱』嗎?連自己的角色也沒有設定好,要玩什麼?順帶一提,我是遊戲管理員,徐飄風。」甫聽及遊戲一詞,五人大為錯愕:明明剛才就被海浪吞噬,現在竟然玩起遊戲?

  就連平常處變不驚的姜梓偉,也不禁稍顯慌張的疑問:「等一下。我們沒想要玩什麼『航海狂熱』啊……相信你就是剛剛在黑暗中給予我們明燈的人?」徐飄風對此點頭,隨之回答:「那麼你們為何要到這裡來?」呂鐵琛再度代表五人的發言:「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唯一知道的是我們剛剛在海灘上遇難了。」聽及此言的徐飄風,立時驚訝並從懷中取出疑似是智能手機的玩意,稍稍按之幾下後,似是彷然大悟道:「難怪你們不懂『眼鏡』是什麼吧……我現在要告訴你們好壞消息各一……」她還未問五人想先聽那一個,沈晞雁就先行作答:「既然如此,就先聽壞的那個。」她的慧眼一直也能夠把一切的損害最小化,從大專時期的第一個課堂就已經如此。

  就此徐飄風說出壞消息:「由於你們不是由『眼鏡』作為媒介的到來,所以被困在這裡,無法登出。」這個難以置信的消息,確實令五人聽得不敢相信。隨後她再說好消息:「但你們仍然有脫離的可能性,就是完成這個遊戲的破關任務。」一連串驚為天人的消息,令莫依麗帶著淚眼問:「你們能保證嗎?我們在現實裡可是被巨浪捲進深海之中……即使能夠離開,只要人死,也不能復生的。」接著呂鐵琛沒理會徐飄風的立場,來個連珠炮發:「那麼我們要幹什麼破關任務?要幹多久?在哪裡幹?找誰來幹?還有……」之後的每個問題,徐飄風只當「叭叭叭」的聽著,待對方發問完畢後,就擺出輕鬆的姿態,以一句話概括所有問題的回答:「這就要看你們的造化了……嘻嘻!」這位遊戲管理員的應對態度,令剛才發問的兩人頓然火大!

  在他們準備破口大罵之際,久不出聲的尹矢言竟然出聲制止,形式卻間接至極:「喂喂,這位管理員,我們曾經在哪裡見過面嗎?」這一句話,令在場所有人錯愕,包括被問的徐飄風在內。至於另外四人其後的反應,當然是竊竊私語,互問彼此,為求大家也理應不知道的真相。只聽被問的人發出「嘖嘖」兩聲,就說:「想認識我也不用這樣吧,但我可以確確實實的告訴你一點,你是本公司幾年前研發的虛疑實境雙人遊戲『冒險狂熱』的測試玩家,名字為矢殞。可惜最終你也因無法完成破關任務而喪失在那裡的大部分記憶,滿帶遺憾地離開遊戲了。還有當時的另一位玩家叫……」尹矢言聽及此言,立時撐大雙眼,似是疑惑的回答:「我怎也想不到原來自己居然會有玩過類似的遊戲的說……」他的答覆不在乎自己是否無禮地插話,也令徐飄風不悉續言之法。

  幸好同時姜梓偉似有頓悟道:「既然我們當中有位老手,就不用怕什麼完成不了破關任務吧。」然後沈晞雁補上一句中肯話:「人總能夠從歷史中獲取教訓,這一次亦不例外。」兩人對尹矢言寄託厚望,令其深感不是味兒。然而這也是無可厚非--人類一旦遇上挑戰,不論平常有多理性感性,也會尋個希望來自我慰藉,這是無與倫比的真理,也是歷久不變的人性。發覺到這一點的尹矢言,自然不願讓大家幻想破滅,說些中性的話語:「我會跟大家一起努力的。」其他人閉眼微笑外加點頭,就連此時盛怒中的呂鐵琛和莫依麗亦如是。

  徐飄風眼見五人達成共識,一方面放下心頭大石,另一方面擺出不耐煩的姿勢問:「那麼現在肯設定你們的角色了沒?首先是角色名字……」還字說完,呂鐵琛又來個搶閘式插話:「我們不能用真實名字嗎?」徐飄風頓時微怒說:「下一次請先待我說完才出聲。由於本公司期待玩家們可盡情享受脫離現實世界的遊玩快感,所有玩家需要在不影響其他玩家對現實的認知的前提下設定角色名字。」除尹矢言外的四人對於「哦」了一聲作為回應……身負「老手」身份的尹矢言,可不能隨隨便便就暴露自己仍是「新手」這個身份,縱然已知先前的遊玩記憶理應所剩無幾。

  設定名字往往是一條難題,尤其是設定自己的名字。要是設定得稍有不是,前路可謂茫茫非常。頭腦最好的沈晞雁作為首位衝刺者:「用自己現實中的英文名譯音也是可以吧,那我就叫艾菲。」徐飄風即時回答:「不獲批准,因為已經有同名的人,不然加個獨特的姓氏看看?」尚未被喚為艾菲的沈晞雁不消一會就補上:「這麼樣……艾菲.雅塔。怎麼樣?」徐飄風點頭了事,艾菲也因此為名。

  得著艾菲的先例,呂鐵琛、姜梓偉和莫依麗先後報上其名:森遜.摩爾、詹斯.迦南和卡絲.維亞。這幾個名字,徐飄風也批准了。接下來只剩下尹矢言……徐飄風望及他仍舊在朝思暮想,自然送上提示:「難道你不滿意『矢殞』這個名字嗎?加個姓氏就可獲批准了。」隨之他的回答是:「我到現在也不相信自己曾經玩過什麼『冒險狂熱』,因為我的確理解不到我當時為何會使用這個怪名字。」這句話使她的心頭點起微弱的怒火,卻不消一秒就熄滅的問:「你有更好的名字嗎?」他微微的點頭,然後作答:「瓦達.里昂。」面對他似是在撒野的思維,她只好沒好氣地批准。

  幾經興衰,五人總算獲得新的名字。又從懷中拿出那個疑似智能手機的玩意,按了幾下就說:「下一步,這雖然是無法改變的,但也一定要給你們先看看的能力分佈。這是由比超級電腦更精密的無敵電腦所計算出來的,看完之後不准給我異議唷!」萬惡的「唷」加上「無敵電腦」這個冷笑話,令五人哭笑不得。不過她所宣佈的這個消息,根本就與派發考試成績無異!

  還好成績不至於令任何人失望--每個人也有一至兩項達到初期上限的能力,除了瓦達有破錶的敏捷。有見及此,徐飄風就急忙解釋:「這個數值之所以會突破初期上限,是因為繼承了『冒險狂熱』的角色特性。這一層的影響不大,畢竟數值的總數也是和大家一樣的。」這個詳細而合理的註釋,使五人聽得頭頭是道。

  在大家看完能力數值並深感滿意後,徐飄風輕了口氣且微笑道:「接下來是最後的程序,也是最重要的事項,就是決定初始國籍……就讓我們來一場抽籤吧!」最後一句驚為天人的話語,嚇得五人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此時詹斯不忘提問:「有什麼初始國籍?」接著她悠悠誦出:瑞典、德意志、荷蘭、英格蘭、葡萄牙、西班牙、法蘭西和意大利。嗯……這似乎是背得過於滾瓜爛熟了。當然遊戲中還有一些國籍是需要透過摸索而換來的,但現在還未到介紹這種事情的時機。

  徐飄風採用的抽籤方式是平常不過的擲骰子,不過骰子並非正方體,而是個八面體--每一面代表一個國籍。面對這種會造成分歧的賭局,從前的五人只會擅自修改結果,只要能夠是相同就可以。然而這一次身邊有位敬業樂業又專業的遊戲管理員,修改是絕對不被允許,尤其是擅自的!就此五人只好把希望付託於命運,期望被擲出來的骰子能聽聽話話,令他們的初始國籍相近甚或相同。

  可惜這回事往往只能流於理想的層面,五人的初始國籍盡然不同,迥異至極!比較幸運的是艾菲和卡絲分別分配到英格蘭和荷蘭,成了彼岸之鄰。至於瓦達、森遜和詹斯也則分別被分配到瑞典、西班牙和意大利,彼此也被最少一個國家阻隔著。

  望見這個殘酷的結果,徐飄風竟然是冷笑一聲,然後說風涼話:「祝你們早日重遇及旅程愉快!還有『艾鋒』是通訊和收納用的智能手機,請善加利用!」原來她剛才兩番拿出的智能手機是一種叫「艾鋒」的玩意……為何這個名字跟現實中的某個智能手機牌子差不多?可能是該牌子有資助研發這個遊戲的一份吧。另一方面,原來智能手機能作為收納工具嗎?想必是收納一些數據之類的資訊吧。

  總之五人的航海之旅,就隨著角色設定完畢而正式開始!順帶一提,由這一刻起五人就需要開始各有各的旅程了,當然他們也會在某日重新集合起來,只是這一日……有待出現。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附錄(二)

  眾所周知,歐洲的航海盛況是在十五至十八世紀期間,因此很多留名在這段歷史裡的技術也會出現在遊戲當中。不過「艾鋒」的出現,就令整個遊戲世界出現了無可避免的科技危機!試細心想像一下:假如達文西能使用智能手機,他還會願意耗用十二年的光陰來繪畫名畫「蒙羅麗莎的微笑」中蒙羅麗莎的嘴唇?嗯……他或許會願意,但重點是他只要用智能手機為蒙羅麗莎拍一張照片,就幾乎能抵得過一幅「蒙羅麗莎的微笑」,只是其價值將以比幾何更幾何的幅度銳減而已。

  還好比較值得高興的是,遊戲裡的所有虛疑角色也不會使用「艾鋒」,跟它們通訊的唯一方法就是主動上前對話,或者是透過信差把交代完成任務的消息傳送到任務委託人。這種通訊方式既原始又方便也直接,才不像時下的玩家般依賴科技的好康,而把溝通變成單純營幕上的交流……確實虛疑實境的出現,其中一個原因正是為了解決上述的問題,但「艾鋒」似乎又把這個功效抵消掉了。

  為什麼不乾脆禁用「艾鋒」這個玩意?或許能夠從以下的故事中獲悉一二……

  航海之旅開始後的某一日,身在意大利的拿坡里交易所裡的森遜正煩惱著要如何拿走剛買來的一堆貨品。對,他是第一次來交易所購物的--在此之前,他一直也在羅馬的競技場裡與其他玩家或虛疑角色比試劍技,為的是令自己的戰力增強,好讓將來與其餘四人集合後,可具充足戰力於擔當好保護隊友的工作。沒辦法啊,誰叫五人當中只有他的體格是比較高?他怎也想不到擁有最強力量的詹斯,體格竟然低得出乎意料之外,儘管仍是比艾菲和卡絲高。

  言歸正傳,以為要自己親手抬貨物到船上的森遜自然用「艾鋒」撥號到徐飄風那裡,大鬧一番:「這也太不人道吧!我怎能搬得動堆積如山的貨物啊?」結果得到的是她沒好氣的答覆:「你沒有問你的隊友嗎?卡絲可是很清楚要怎麼處理的。」然後她就掛線了……被這種服務態度惹得火大的森遜,自不其然地仰天咒罵徐飄風的不是。然而即使他再怎樣罵,聲音也傳不到徐飄風的耳朵裡,反而有可能傳到鼻子裡。

  得悉卡絲瞭解處理之法的資訊,他當然撥號到她那裡問:「嗯……我現在眼前有一大堆我搬不動的貨物,該怎麼辦?」她聽及這一番話,先是大笑一輪,後為告之:「很簡單的,用『艾鋒』拍下它們,就能夠收納它們了。」這句離奇無比的話,使他的心頭頓時爆出一句:納尼?

  所幸他的悟性不算太差,只聽過卡絲的一席話之後,就明白了收納的原理:「這項科技一定是根據某卡通片所構想出來的。」從現實世界的層面來看,應該沒有人不知道什麼卡通片能發生這麼天馬行空的回事。得著這般知識的森遜,總算能開始發展用劍以外的技術,那就是他未曾擅長過的貨品貿易……

  嗯……這也難怪達文西為何不能用「艾鋒」為蒙羅麗莎拍照了--任誰也不希望一代美人被活生生困在一部智能手機裡整輩子呢!任何天地不容的變態玩家,請不要用這種技術來非法錮無辜的玩家和虛疑人物,這可會被官方管理人員判以極刑呢!當然官方管理人員能對此技術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