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Lai's 小說文集
將展示之作品清單:
《高中奏鳴曲》
《生命變奏曲》
《極光步舞曲》
《冒險迴旋曲》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愛上霧裡的遙望塔烽火》
tianyuen1994
暱稱: Tim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 March 2015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文章分類
全部 (149)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8)
《生命變奏曲》 (1)
《冒險迴旋曲》 (29)
《高中奏嗚曲》 (89)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火》 (9)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4)
《極光步舞曲》 (6)
其他 (2)
未分類 (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2013 年 12 月 27 日  星期五   晴天


Chapter 2 南歐、北歐?都是歐洲吧! 分類: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

  被徐飄風發出一道進擊的光束強制解散後的五人,可謂得到片刻的安寧……然而他們真的能在這個奇特的遊戲世界裡生存?在任誰的眼中,這裡可算是個荒蕪之地--常見的摩天大樓在哪裡?無可否認,從歷史的角度來看,航海白熱化的時代大約在中世紀與近代之間。在時代巨輪的這個位置裡頭,除了城堡或教堂之類的大型建築外,高於三層的建築物可謂買少見少。

  比較顯眼的大概只有港口裡的瞭望塔吧……塔頂的烽火可是航海家的明燈。無論在近海抑或遠洋上航行,只要望及那一點火光,就能得悉鄰近港口的方位,尤其在濃霧之中是很容易迷失的。

  回到能否生存這個問題上,其實根本就沒有生存不到的道理,不然這裡就不是遊戲世界,更加沒有接下來的一連串故事!旅程的開展,就先從五人當中最先走遍天南地北的瓦達那裡著手……

  剛剛在角色設定時一直被視為老手的感覺,對實際上是新手的瓦達來說,絕對是不好受的味兒。儘管虛榮能令人感到一刻的飄飄然,但其附帶的責任和義務可不是省油的燈。況且瓦達的性格是屬於陰沉的類型,他才不樂意享受在愛現之其中!

  此時此刻,他身處的地方是瑞典的首都港口:斯德哥爾摩。

  憶及徐飄風送行之前的溫馨小提示,他本能地從褲袋裡掏出貌似智能手機但功能絕對更勝一籌的「艾鋒」,用食指在營幕上隨意地掃了幾下,就開啟了不得不閱的導讀。眾所周知,在正式遊玩一個遊戲之先,初部認識遊戲設定是必要的常識。然而這種常識只會出現在熟練玩家的腦袋裡……一開始遊戲就懂得這麼幹的瓦達,多多少少也流露了一位老手應有的態度。

  為免森遜、詹斯、艾菲和卡絲在這種關節眼時期不在狀況,他當然不能逃過通知大家的責任。又為可憐的營幕輕輕的劃撥幾下後,打開了通訊名單並先後加入四人的名字。因為徐飄風已說到這裡沒有重覆的角色名字,所以只要記得對方的全名,就不用怕加錯了人。

  勞苦功高的傳送了相關訊息後,瓦達開始策劃他的人生……確實這個遊戲的職業可隨意轉換,但總要以其中一個為主要的。參考導讀中的「職業種類介紹」一欄,得悉自己最適合的職業分流是冒險的路線,工商或戰鬥還是先拋到一邊就好。至於在職業種類上的抉擇……他不需考慮就已有定位。不過轉職地點在哪裡?導讀裡可沒有指出這一點。

  既然找出錯漏之處,瓦達毫不留情地向徐飄風撥號投訴:「那篇導讀實在太不全面了!我怎樣得悉轉職地點呢?」聞話的她更狠狠的回擊:「你那引以為傲的老手常識跑到哪裡去?轉職的地方當然是各大航海公會吧,打開地圖找找看就可以。」這種吐槽在他的心目中可是一點傷害性也沒有:「別忘記我的記憶裡沒有什麼『冒險狂熱』之類的獵奇體驗。」她頓時無言而對,只好掛線。

  科技實在是太方便了--只要手執一部「艾鋒」就幾乎什麼也可以辦妥,包括當下被瓦達使用中的地圖。唯獨比較麻煩的就是現在身處的位置跟航海公會的距離甚遠!然而他自身的敏捷數值高至異常水平,走這段路所需的時間才不見得有多久:十五分鐘。換著是敏捷不佳的人,最少也要走半個小時,這只是「最少」而已!

  甫踏入公會的大門,只見內部的大堂……現在不是講究室內設計的時候,更何況沒有人想久留在這個既狹小又陰暗的空間裡養蜘蛛。察覺到這種不受歡迎的氣氛,瓦達當然乾脆速戰速決,跑到轉職的櫃檯那裡,述說自己將要擔任的職業類型:「我想轉職為探險家。」事實上,在冒險這個職業分流裡,除了探險家之外,還有盜賊……論及他在敏捷上的先天優勢,不是選擇後者為佳?就連櫃檯的職員也問及這條問題,卻聽他滿腹經綸:「把活人的財物據為己有,實在太差勁了,相反拿死人的比較好。」當然他即使沒有道出合理的原因,職員也不得不批准其轉職申請。

  在轉職完成的一刻,瓦達的身上發出一道綠色光環,隨即消卻無蹤。他大概不會知道在同一個瞬間裡,大家的狀況都是無獨有偶的華麗,不同的只在於其他人反而是升級所致,其原因亦各為相異:森遜在羅馬的圓形競技場用木劍打敗用手槍的對手;詹斯在直布羅陀海峽用手槍擊潰海盜的船艦;艾菲在倫敦的海岸釣魚再把漁獲加工繼而出售;卡絲就在荷蘭的各個港口之間瘋狂來回買入和賣出貿易品。他們的專長各有千秋,自然各有一套獲取經驗值的方法。

  然而在其他人升級的同時,瓦達也只是完成了轉職的動作,看似來得遜色。而且冒險系的職業屬大器晚成之類型,要是他不再加分注意,恐怕將來會拖大家的後腿啊!只是其他人其實還沒有轉職,更不悉當下為何要轉職……原因於現在並不顯著,暫且可被無視罷了。咦?剛才有一句話錯了--原來艾菲和詹斯也分別轉職為生態學者和軍官了,因為倫敦和塞維爾的航海公會只跟海岸有一街之距,她很快就發現了。順帶一提:塞維爾是西班牙的首都港口。

  從導讀中得知自己的經驗值主要來源是探索未知的港口城市及搜集未發現的寶物,順道接個任務絕對是明智之舉--賺點外快和額外的經驗值,能令航行更趨順利,對初期的成長也有莫大的幫助。尤其對於探險家來說,恆常航行的代價必然是昂貴的船運日用品,例如乾糧、食水還有各種各樣的應急用具!還好這些東西能夠從港口城市裡的道具店和碼頭補給商店採購,不需四處張羅。他接到的任務是把信件送到……嗯,一會再慢慢說。

  至於當下已經出海的詹斯和卡絲也良久未曾發生過航海資源短缺的問題,使負責暗中觀察五人的徐飄風放下心頭大石……哎呀!不經意的輕微劇透了。另外詹斯是透過海戰獲取經驗值,所以還需要準備修理用的資材以及攻擊用的彈藥,這兩樣東西也能夠從碼頭的補給商店買進,卻價值不菲……加上從海戰獲得的財物有限,長此下去他可能會出現入不敷支的嚴重財政危機!想必他最好還是盡快跟較鄰近的森遜合流就好……等一下,儘管森遜暫時只會在競技場裡打鬥,但收入尚算有限。即他們倆得以合流,財政的狀況仍舊可謂岌岌可危呢。

  不管森遜跟詹斯是怎樣的花錢模式,這也暫時跟瓦達無關痛養--南轅北轍。除了準備適當的物資外,計劃航海路線也是舉足輕重的。以最短的路程抵達其他港口,能夠減低其所需的物資及時間消耗量,縱然航行獲得的經驗值之多寡也受航海時間多短所影響……

  斯德哥爾摩所在的海域為波羅的海,也是海盜的溫床,在此絕不適宜發展冒險或工商這兩條路線,縱使這裡出產不少特產以及考古氣息濃厚,但還需擁有一點縛雞之力,方可稍稍為此打算……嗯,北極光也是吸引其他國籍的旅行者們到此一遊的景觀,但很明顯是一個新手陷阱的誘餌。

  但此處無論怎樣危險,要是有身為瑞典探險家的自覺,就必須先一併抵達此海域內的所有港口城市!當然在其他海域也要這麼幹。而此透過「艾鋒」望過世界地圖的瓦達,作出了一連串的航行路線規劃,先到……現在不是上地理課,故此略之。總之最後的目的地一定是完成任務的地點,也就是德意志的港口城市:漢堡……喂!這個「漢堡」是不能吃的!

  以該城為目的地的主要原因是當地位於歐洲北部沿岸的中央,又不在海盜橫行的海域,遇上海盜突襲的可能性大幅降低,更鄰近英格蘭和荷蘭,分別有利於跟艾菲和卡絲見面。不過從他的職責來看,與不同職業的人同行絕對不是個好決定,除非是職責性質相近的旅行者。還有次要原因是他接受了送信到漢堡的官員的任務委託。

  決定好航行於波羅的海的路線和補給準備充足後,瓦達展開了精彩而驚險萬分的航海之旅!或許在這個難忘的首次航行的旅程中,他會遇上一些對他影響甚為深遠的人、事、物?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附錄(三)

  不論是用於什麼途徑,在一個正常的遊戲裡,只要是施展技能的話,總會有一些東西會被消耗。在「航海狂熱」裡,行動力就是這種常被耗用的東西!它的功能跟「冒險狂熱」中的精力相似,不同的只在於耗盡行動力可不會導致自壞甚至崩壞等後果,極其量只是力不從心,什麼也幹不好或甚幹不到而已,唯獨不消耗行動力的舉動除外。

  或許是「冒險狂熱」的玩家們太容易死亡或崩壞而結束遊戲,官方看不下去並得著教訓,加上單機遊戲及線上遊戲之間的差異所在,因而把現在的「航海狂熱」修改至安全度大幅提升--就連生命值歸零也不會死亡然後「復活」……代價當然是扣除經驗值,但經驗值再減,也不至於降低升級。

  有關行動力的一篇小故事,就發生在海戰狀態常駐的詹斯身上。

  身經百戰過後,軍官詹斯的大名已傲翔於直布羅陀海峽的半空之中。他在海戰上的技巧在此海域可謂達至爐火純青的境界,當地的海盜們亦對其望之生畏,一望及其船首就即時繞道至其船尾……咦?怎麼連商用船隻和冒險用船隻都是這樣?這堆船相當可疑!

  然而在近期的戰鬥中,他開始感到乏力不堪,剛剛的一場更因無力指揮而幾乎落敗!還好最後在船員的協助之下,才得以險勝。經歷過無力的一役後,他決定追溯原由,展開如同偵探小說般的調查,卻甚久未見線索。

  「與其靠自己,不如靠人……」這句話突如其來地侵略了一直想要當自強的詹斯的腦袋之中,肆無忌憚的迴盪著。不過詢問徐飄風未免虛心過度,遂乾脆向陸戰常駐的森遜指教……他絕對懂得利用「艾鋒」!

  「快告訴我,你在戰鬥時有否曾經感到乏力?」如斯唐突的問題令被問的森遜出現腦袋空白的一刻,不過幾秒後重新被填滿,更對答如流:「之前確實發生過這種事情,不甘心地查問過徐飄風後,才得知這是行動力偏低的警告,解決方法有兩個,一就是等待行動力慢慢恢復,另一就是去酒館買料理吃。」聽及此話,詹斯才驚覺自己先前一直在廢寢忘餐的幹活,從沒考慮過肚子餓不餓這種毫不起眼的問題……另外他的力量值高,力量與行動力成正比,因而經歷多場海戰才會感到乏力。

  隨後森遜補上一句:「還有生命值偏低的警號是感到暈眩,解決方法同樣可以等待生命值慢慢回復,也可以去酒館買酒喝。」他的提示猶如打破了令詹斯苦惱的瓶頸位。得著提醒的詹斯,跑到塞維爾港口城市裡的酒館,吃了一場飽和飲了一場醉之後,就走到鄰近的里斯本海域去繼續他的瘋狂升級去了……

  咦?他的生命值明明沒有被扣減過,為何還要去刻意買醉?嗯……已清楚說明這是「刻意買醉」的話,理由已清晰可見……域嘉幾時才會出場?這世道大概只有她才能阻止他去幹無益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