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Lai's 小說文集
將展示之作品清單:
《高中奏鳴曲》
《生命變奏曲》
《極光步舞曲》
《冒險迴旋曲》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愛上霧裡的遙望塔烽火》
tianyuen1994
暱稱: Tim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西貢區
« April 2015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文章分類
全部 (149)
《火熱的無得中學式純愛》 (8)
《生命變奏曲》 (1)
《冒險迴旋曲》 (29)
《高中奏嗚曲》 (89)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火》 (9)
《愛上夜裡的快餐店燈火》 (4)
《極光步舞曲》 (6)
其他 (2)
未分類 (1)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2013 年 12 月 24 日  星期二   晴天


Chapter 5 生產與貿易就是工商的核心 分類: 《愛上霧裡的瞭望塔烽...

  在一艘空蕩蕩而滿佈瘡疤的船隻上,手執鐵鎚和圓鋸的瓦達才發現原來「復修」這個技能絕不容易鍛鍊--他本來在現實中就對木工這門手藝完全沒轍!確實衝到造船廠那裡找船匠來修理的話,不消一秒就能令滿目瘡痍的船隻煥然一新,不過享受這種彷如毫無瑕疵的服務,可是要付出巨額金錢!本身纏盤裡已經沒有幾塊銀,現在又已經買來用於「復修」的木材……那是不容許退貨的交易!

  因此在他能修復好自己的船隻之前,航行已變為不可能之事。除非他能遇上相應的專家吧……沒錯,應該很快就遇到。遇到之前,還是先看一看其他人在幹嘛。

  身在阿姆斯特丹港口的卡絲,在經過無數次來回鄰近港口低買高賣之後,總算儲蓄了一筆數目不菲的資金,還從成功獲利的貿易中得到數之不盡的經驗值。唯獨她還沒有轉職的覺醒,不然其等級應該會更高--直奔五人之冠!事實還是她未曾轉職,不屬於任何職業分流的玩家可是極不吃香的,除了她想以這種身份歷練成高手,然後向他人炫耀自己的刻苦耐勞……這無疑是一件蠢事。

  荷蘭是一個極度有利於貿易的國家,原因在於商品種類繁多,而且多數屬高利潤商品,如紡織品。另外荷蘭持有的港口數目雖比其他國家為少,但五臟俱全外加彼此距離相近,進行近港貿易所得的利益絕對在其他國家之上!

  從交易所那裡聽說,異國商品的價格比同國的要高幾倍,只要能多花一點時間,把貿易路程訂得更遠一點,利潤絕對比現時不斷近港來回的多,經驗值自然會相應地多。一想到要跑到荷蘭以外的地方去,她第一時間就想起身處對海的英格蘭的艾菲……

  努力來回跑了那麼久,現在或許就是與隊友們重遇的時候了。這個路人的思維與邏輯才不會因為她是有別於路人的其中一位主角而不會出現在她的腦袋裡,因為她正是符合了努力這個基本條件吧。這也不等於其他主角沒有努力,只是效果較不明顯而已。始終在實際得益上,相比起其他的行動,貿易絕對略勝一籌。

  她把阿姆斯特丹交易所的商品都搶購一空再用「艾鋒」把它們儲存好之後,跑到碼頭補給商店那裡打算探購好前往倫敦所需的日用品。然而她這才知道自己現時持有的船隻根本就沒有這麼多的空間讓她空置好這堆日用品!之前一直都僅僅足夠,是因為近港貿易不會耗用到很多日用品而已……

  眼見船隻倉庫空間不足,她才生起需要更換船隻的意識。嗯,買一艘船可要大量金錢的……她的錢包剛好是滿的發漲!從造船廠那裡買來體積比現時船隻大得多的船艦,倉庫空間豁然廣闊,船員需求量也上升好幾倍,所需的日用品數量就更多了。還好現時船艙沒有發生日用品爆滿的情況,不然她的貿易之旅定必連連受阻。

  她在接下來的航行中會有什麼特別的經歷?很「遺憾」而「不幸」地,沒有,大概是因為荷蘭、英格蘭和德意志的各港口所在的北海海域是安全海域,到處都有各國海軍駐守,海盜自然不敢胡亂搶掠,所以瓦達不再回到波羅的海海域是絕對正確的一回事。順帶一提:除了波羅的海之外,整個歐洲就只有東歐那裡的黑海也屬於危險海域……原因?不就是因為在那個時代與各歐洲國家為敵的鄂圖曼帝國吧!黑海海域可謂其大本營……大名鼎鼎的鄂圖曼帝國還操縱著紅海和阿拉伯海這兩個戰略價值極高的海域,不過這兩個海域在遙遠的東非,所以現時不需太在意這種突然的資訊。

  甫抵達倫敦港口的碼頭,卡絲就立即望及正在釣魚的艾菲。釣魚是一種有用的技能,一旦熟練就能在航行中從大海裡獲得穩定的糧食來源,可說是遠洋航海必備的技能。再加上它不受能力點數所限,擁有完全的被發揮度和等級上限。如果能盡早精通它,就能使日後的航海更為便利。唯一的缺點就是鍛鍊時極需專注力,對容易分神的人來說,這簡直是比死更難受的體驗。

  為免於艾菲因分神而釣魚失敗,卡絲先不急於上前相認,而跑到交易所那裡看一下商品的價格行情,然後售賣價位理想的商品。跨國貿易的利益果然較高--即使商品的價位不甚理想,亦能從中賺取意料之外地高的利潤。

  跑了一赴交易所,回到碼頭之後,總算望見艾菲釣到一條大魚……這是上前相認的好時機!在她打算準備開始釣下一條魚的時候,一記抱擁從後而來!不知為何,總覺得這個畫面正發出一陣清幽的百合香味。其實只是想多了的人,才會嗅到吧,這不是一對閨密之間的正常舉動?艾菲或許早就承認她跟卡絲的這段關係,所以才沒作出什麼太大的反應。

  面對卡絲的半帶誇張的舉動,艾菲的回應是報以微笑道:「我在這裡一邊釣魚一邊等你……一直以來都已經釣上很多魚了。」這種似乎是話中有話的語言技巧,可聽得卡絲摸不著頭來。不過得悉對方在等待著自己,當然不得不高興起來。

  只是相認過後又如何?只聽卡絲問了一句:「那我們之後的計劃是怎樣?」艾菲聽及這條問題,自然以手托著下巴,閉眼思考……過了半刻的細心分析,她得出一個總論:「正常來說,我們應該盡快跟瓦達、森遜和詹斯會合。始終在行動上,群體比單獨還更有效率吧。」她的確是點出了開始遊戲以來的首要任務。

  唯獨在五人當中的瓦達本來就是那種會執意獨行獨斷的人,要把現時的他拉過來同行,似乎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的職業是純冒險性質,除了艾菲現時擔任的生態學者是跟他的有半點交集外,其他人也只能妄想跟他一起當相應的行動。

  一談及職業,才發覺卡絲好像還未轉職!所幸凡事都以防萬一的艾菲用「艾鋒」看過她的資料,得悉她的狀況後,就立即把她推到航海公會去,告訴她:「想更快升級的話,請先到櫃檯那裡申請轉職。剛剛望了一遍導讀,從你的能力優勢來看,是比較適合從事純工商分流的職業……但你想當的是貿易商、工藝師還是裁縫?嗯……這只是我的建議。」她的語氣同樣是那裡率直卻無害。

  經歷過先前在一路上從荷蘭各港口之間貿易所帶來的滿足感,卡絲二話不說就衝到櫃檯前,向職員大叫一句:「我要當貿易商!」職員不禁被她突如其來的叫聲嚇得往後一退--儘管它是虛疑角色,所謂的人工智能卻一直都存在。

  反應回來的職員旋即回應:「轉職申請而已,不必大呼小叫啊……批准申請。」接下來在卡絲身上出現的,理所當然是為時幾秒的綠色光環。這又意味著五人當中又多一人成功通過轉職的關卡……現在只剩下沒頭沒腦的森遜還未轉職而已!其實只是去一下航海公會跟櫃檯職員說一下就可以……他為何還遲遲沒幹好這回事?他似乎是沒有細心去看導讀了。

  眼見卡絲已經轉職為貿易商,艾菲頓時想出一個主意:「我們不如現在就航行到法蘭西北部的加萊港口去,聽說那裡有馬車能開到南歐去。只要到了法蘭西南部的首都港口馬賽,我們或許很快就能跟身在南歐的森遜和詹斯重遇了!」聽及這個好主意的卡絲立時雙眼發光回答:「這不愧是個極佳的主意!現在我們自到交易所採購一些商品,到加萊港口又可以來一場跨國貿易了!」結果兩人互握雙手,在航海公會的門前跳「乒乓」舞……又傳來了一陣清幽的百合香味呢!

  於是兩人在準備就緒之後,就往加萊港口進發!不知抵達法蘭西之後,身為異國人的她們會不會遇上什麼阻礙?還是能把一切應付於泰然,就像之前修積面對波羅的海海盜一樣?

  一個負責貿易,一個負責生產,是一對工商之路上的最佳拍檔……只要再加上一個負責探路,一個負責指揮,一個負責打鬥,一個航海之路上的最佳隊伍,就此成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附錄(四)

  在海上遇難的話,要重新站起來,方法只有兩個。

  第一,在海上飄泊,直到飄到鄰近的港口為止。這不但要待上意想不到的良久,更會失去身上的一切東西,包括金錢、裝備、物品、商品和船隻。當然沒有金錢的話,也可以到航海公會那裡獲得丁點慰問金。嗯……那丁點慰問金能做到的,就只是去買一艘最便宜的船、採購微量商品和補給品,好讓遇難者透過貿易來漸漸賺回航海經費。

  第二,由附近的玩家出手相救。這能出於偶然亦能出於必然,儘管遇難者不能透過「艾鋒」與外界聯絡,但在寬闊無比的大海上,總會有一兩個玩家在附近經過,屆時只要利用「艾鋒」的閃光功能,就能發出求救訊號,請求對方伸出救援之手。事實上,玩家們一般都不會袖手旁觀,只要察覺到閃光訊號,就會不管自己身上的緊急事情,而對之拯救。唯有這個方法才能令遇難者重奪船隻,還有取回部分的金錢、裝備和物品……商品似乎都被海浪沖走了!

  不過經歷過貝斐等人的肆意洗禮後,修積身上的一切東西都被她們奪去,船隻也被破壞得面目全非而沈落海底。即使有人相救,拿回來的就只有滿目瘡痍的船隻,似乎也是修不好的。

  失去了面具和斗篷的他,正坐在浮木上,等待著飄回鄰近港口抑或被拯救的命運……等待的過程可說是苦悶非常--整天收在眼底的似乎只有大海、地平線和天空。失去了面具和斗篷的他,神秘感已不復存在,亦暴露出他的真面目……

  在現實世界裡,他的名字是李修茲,也是尹矢言等人在大專裡的同學,更是尹矢言為數不多的朋友之一。他在漢堡港口裡一望見瓦達就已認出他就是現實中的尹矢言。恰巧有任務在身,又撿獲瓦達不小心掉下的重要信件,於是想以此幫忙來獲得跟他同行的機會。

  不過他覺得既然自己身處在另一個世界裡,就應當守另一個世界的規矩,所以沒有摘下面具也沒有脫下斗篷,期望以另一個身份,跟對方促成另一段友誼。可惜他的聲線始終沒有被瓦達所認出,在請求的一刻更被誤認為是在街上隨意搭訕的變態,令他委屈不己。

  在貝斐的「鼓勵」下,他終於能夠與瓦達同行。然而在之後的旅途上,瓦達依然沒有認出他,更在即將到達目的地之際,被原本認為是友方的貝斐反咬一口!在貝斐等人襲擊的伊始,瓦達一度企圖以現實世界裡的利害關係來作出維護,這違背了修積在這個世界裡的原則。

  但他還是想到:假如當初沒有被貝斐煽動,或許瓦達就不會被牽涉這場劫難當中……所以他決定為此補償,把重要的任務道具付託瓦達,並助其脫離兇惡。其後更以瓦達提及的利害關係為助其之由,惹怒貝斐等人……才落得如斯不堪的下場。

  他在遇難之後,一直都沒有在意自己為拯救瓦達而失去一切,後悔的就只在於一開始只為了跟瓦達同行而害他幾乎陷入絕境……坐在浮木上的他,一直也只是這樣的想著。

  倏忽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艘船隻,船隻上的人對他報以微笑道:「想不到竟然會有遇難者不會用『艾鋒』的閃光來告之自己遇難了。幸虧本大爺眼尖望及,不然你可能要再多待過幾天了。」聽及這麼熟悉無比的聲音,他頓時抬頭望向正要拯救自己的聲源……

  在船隻上的那人悠悠的自我介紹:「確實我們在現實裡是好友一場,但在此我還是要當成跟你是首次見面……我是馬爾.卡文,是一名造船匠,日後請多多指教。」身正陷絕境的修積,得悉現實中的好友對自己伸出援手而不禁流涕道:「你好,初次見面,我是修積.兆玄,是一名旅行者。」由這一天開始,他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