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bit : 個人主頁 - 相簿 - 訂閱  [ QOOZA - 論壇 - 登入 ]
人氣:6532 
gambit
gambit
我 的 資 料

暱稱: gambit
性別: 男
國家: 香港
地區: 屯門區
MORE...
« February 2015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最 新 日 誌
陽光依舊灑滿整個街道
那場殘破不堪的盛放
為了家人的幸福美滿,...
黑夜和你一起品味每一...
季節溢滿懷舊的味道
日 誌 分 類
全部 (68)
訪 客 留 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最 近 訪 客
最近沒有訪客
每 月 文 章
日 誌 訂 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我 的 好 友
尚無任何好友
我 的 連 結
IT時尚健康風
時尚家居飾品,創意家...
追風DE女孩
陽光總在風雨后
日 誌 統 計
文章總數: 68
留言總數: 8
今日人氣: 19
累積人氣: 6532
RSS Feed
2011 年 5 月 23 日  星期一   晴天
頹敗在自己​​美好的夢裡

我伏在床上小聲哭泣,生怕這劇烈的疼痛,驚醒了沉睡的天際。
哭得累了,昏昏沉沉中,我靜靜睡去,夢迴幸福的彼岸,水面上的白霧撲朔迷離,故事就從這裡進入,泛起。
映入眼簾是一幅唯美的風景,我能感受到竹林深處,昆蟲們的寧靜,我看見了芙蓉樹下兩隻蝴蝶的翩翩嬉戲,毋庸置疑,一切都是那麼讓人欣喜,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在風中款款走來,是你!真的是你!你越走越近,在月的朦朧裡,我們終於相遇,你紅紅的眼睛還泛著淚的光暈,是誰,讓你欲語,又無語,嬌弱的你在我的面前掩面而泣,我傻傻地看著你,此時,便縱有萬般風情,也再難記得那河畔上的燈紅酒綠,星光下的橋頭月影。
琴聲起,我從夢中驚醒,眼前依舊是暗暗的燈光和昏昏的沉寂,躺在床上,扭過身,把頭放在手腕裡:你有你的花好月圓,我有我的月朗風清,以前的往事,又有誰會去在意?在這十八歲的深夜裡,我,呼吸著自己的呼吸,回憶著自己的回憶,僅此而已。
好喜歡和你在一起返璞歸真的空靈,好喜歡跟你在一起無憂無慮的嬉戲,還記得那信紙上,關心備至的慰藉,還記得,我們​​在一起,無憂無慮地學習,還記得那些舒心,還記得那些安逸,還記得。還記得清晨充滿草莓味道的空氣。
房間裡冷冷清清,慘慘淒淒。無論我說什麼,總是那麼地言不達意,也許遺憾和年輕總綁在一起,心中總是裝滿了你,卻忘記了我自己。
今夜,思念很透明,天空沒有了鳥兒的痕跡,它們總是去留無意,飛到哪裡。就住在哪裡。討厭自己失去任何的東西,也不爭取,哪怕心中還有所希翼。現在的生活平淡無奇,內心裡的迷茫更是一直不忍把你提起。
不知不覺,窗外竟下起了小雨,回憶的縫隙夾雜著輪迴的夢境,突然湧出的疼痛讓我忘記了呼吸,淚水代替了世上最美的話語。
曾經感嘆:世界再大,我還是遇見了你,世界再小,我還是走丟了你。曾經為了你,一個人躲在房裡,執杯痛飲,醉得一踏塗地,曾經只因你的只言片語,誤入陰霾,就好像行走在陽光裡,溫暖始終只有一米的距離。
又是這夜晚的風,肆虐著凌亂的心靈,我頹敗在自己​​美好的夢裡,記憶的往昔讓我深深地把你想起,想著陽光下的身影,總讓我驚奇,總讓我著迷。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曾一起走卻走失的路口,感謝那時你,牽過我的手,還能感受那溫柔。”
熟悉的歌詞,熟悉的旋律在這十八歲的深夜裡再次響起,我不知道,我應該把你放在心底,還是忘掉這段回憶,讓一切都隨風遠去。
可惜不是你,真的,不是你。從第一次與你相遇,到最後一次為你哭泣,我不知道眼睛為何總被淚水取締,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宿命。
天空藏在黑夜裡,今夜無雨,對不起,我又忍不住想你。燈下,那本開始泛黃的日記,記錄著那段時間,我所有的心情,和你的點點滴滴。掌紋裡的愛已銷聲匿跡,正如那輪迴的夢境,夢醒過後,一切僅剩下孤寂。
起身,往杯中的開水里撒入幾朵茉莉,泛起的漣漪讓我深深著迷,時過幾許,淡淡的花香也隨風而去,其實在感情的面前,我一直在逃避,一直在壓抑,一直以來我都孤獨無依。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21 日  星期六   晴天
這個世界此時只屬於我們

日月星辰,周而復始。那個相信愛可以排除萬難的我,那個相信愛是無所不能的你,都不復存在,只能說明我們的年輕已經過去。只能在記憶中回味那個美麗而遙遠的信念。回憶年輕。現在的自己太沒有安全感了,總會發脾氣,來證明他的愛沒有變。結果卻尋找不到答案。
我拖著失落的尾巴,流著弱者的眼淚。敲擊著生硬的鍵盤,憧憬著未來,等待著閃動的頭像。
假如兩個相愛的人永遠不融入社會,永遠不會遇到世間的瑣事,思想也永遠一致。那他們之間是一點困難都沒有的。當然,這只是假如,可惜這是不可能的。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已經失去了從前那份衝破萬難的勇氣。我們都將無力,也再無鬥志。迷茫、困惑把我們緊緊纏繞。周圍的陰霾越來越沉重,內心也變得敏感。 “你到底還愛不愛我,你怎麼又把那麼重要的約定,忘記了……”越來越多的埋怨累積。那一刻,我多麼懷念從前的自己——單純的只想著好的一面。他的確是工作太忙。
我曾今相信,兩個人相愛是可以排除萬難的!因為那時我年輕,年輕的信念總是美好而衝動的。
年輕時我明知道沒有將來,然而,愛情戰勝了一切。一直在痴痴的執著,以為可以地老天荒。我們相識在風雨中,就如我校園時編的小說一樣,那麼偶然,那麼順其自然。你走進了我的夢中,從那一天開始,我的夢中就少不了你。相信我們是前世的情人,上輩子你深愛我很多很多,這輩子我將用愛來償還。就如我胸前的紅痣,是上輩子我不捨得把你遺忘,寧願跳下那奈何橋。孟婆給我留下前世愛的印記。愛的年復一年。
我們遠離城市的繁華,霓虹燈下的爛漫,吧台閃爍下的悸動。來到屬於我們的世界。當坐在清淨的湖邊,垂柳隨風擺動,時而繚繞你的額頭,看著湖邊嬉戲的小鳥,漾起層層波紋,這個世界此時只屬於我們。當嘟嘟聲連接你我,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頓時四周的嘈雜瞬間消失,耳際響起的只有你的聲音。這個世界此時只屬於我們。當聞著你的氣息,並那麼自然的沁入心脾。使整個身體充滿歸宿,放鬆中只想閉著雙眼,安謐的沉睡。這個世界此時只屬於我們。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20 日  星期五   晴天
怎麼能輕易的去辜負

不能讓你在這場愛情裡輸掉,因為你付出了太多在裡面。那些勇氣,那些時間,那些愛戀,那些情感……無一不是你對這場愛情的付出。這樣的付出不能用金錢或者物質來計算,它是無價的,就算是我想定出一個價位也無法去定論。因為這,我不想讓你輸掉,因為我還不起。如果你輸了,我想你會哭泣,而且是很傷心的哭泣。為了不讓你傷心哭泣,我選擇與你一起走好這場愛情。誰也不能輸,你和我,都要做贏家。
不想讓你在這場愛情裡輸掉,因為我對你是真愛。那些別離,那些過去,那些傷心,那些愛戀……何嘗不是我對你真愛的體現。真愛,付出了就不能輕易捨棄,不管誰都應該是這樣,我也是如此。在一起的幸福無法去形容,等待時的心情無法去寫作,只是知道我這次是一萬次的認真。自己認真對待的一份愛情怎麼能輕易的放棄呢,我捨不得。捨不得離開你你也就不會輸掉了,因為我也想好好愛一回。
溫馨,在這一刻伴著好心情襲來。幸福,帶著花香將我環繞。愛情,因為有你讓我難捨。心情,因為愛情變得美麗。 ——現在的我很幸福。
只想告訴你以後的日子傷心將會離你遠去,我會努力把幸福和快樂捧給你。如果自己連這一點都不能做到,那麼自己還有什麼臉面對你說愛。
愛情,自己最近一直在研究。如何讓一份愛情更長久,不止一次的去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要一份長長久久的愛情也許很​​難,不過我和你的這段愛情我想能長久下去。就憑著你對我的那些真情,還有我對你的真愛,更有我們已經贏到手的甜蜜,我相信我們能走的很遠,這輩子甚至下輩子……
已經贏到手的愛情,將不會輕易失去。而你也不會有輸掉的那天了,因為我已​​經將我的全部身心附在了這份甜蜜的愛情中。它將隨著我的心意動,而我的心意除了愛你沒有別的,所以你再也不會輸掉。
愛情裡,誰也輸不起,我輸不起你也輸不起。自己都不想輸掉的這份愛情,我怎麼能捨得讓你輸?
都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其實,我並不知道和你修了多少年,只知道這輩子我和你有緣相愛了,只清楚我和你愛情纏綿了,更明白此生跟你有割不斷的情緣了。
想著你的好,想著你做的一切,自己心裡很清楚,無論何時何地,在這場愛情裡我都不能讓你輸。
這場愛情彼此下了很重的籌碼。你押上了你的幸福,我拿出了我的真心。雖然有人說愛情不能比作是賭場,不過我覺得它確實如同賭場一般。你的幸福和我的真心就是我們的賭注,甜蜜的愛情就是莊家也是最大的一個籌碼。我和你用幸福和真心來博弈甜蜜愛情,我想愛情一定會被我們贏過來。它能讓你的幸福贏,也能叫我的真心贏。我和你雙贏了,那麼幸福和真心充斥的甜蜜愛情也就在你我身邊,我想你我都會珍惜。這一刻,其實我們已經贏了,要不然怎麼能讓我和你有這麼多的回憶。
昨日與姐談起了我和你的事情,姐聽後也是很感動,對我說不管以後多久都不能負了你。就算是她不這樣說,我也知道自己內心想的,面對著這麼一份真正的愛情,面對著我最愛最愛我的人,我怎麼能輕易的去辜負。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19 日  星期四   晴天
人們對歲月的追溯和回憶

的確,在那個荒瘠年月裡,槐樹花作為一種可以食用的物品,使很多人度過了危難時期。家家戶戶各顯其能,各施其法,用極其簡單的加工方式蒸窩頭,貼餅子、包包子等等,其味道至今仍讓我回味無窮,因為我正是吃著槐樹花長大的。
時下,槐樹花早己完成了那段不堪回首的悲悲切切,如今成為人們的一種賞物。這也許是事物發展變化的規律,人類的生存總也離不開大自然,這也是濱城人們不忘救命之花——槐樹花的大恩大德。為此,才有了今天濱城的“市樹——槐花樹”;才有了浪漫之都的“槐花節”,也是濱城人們為了大自然的生態平衡呈獻的一份真情和厚禮。
靜靜地欣賞著滿街的槐花,一團團、一串串、一朵朵,那樣的潔白、那樣驕嫩、那樣的飽滿、那樣的清馨、那樣的高雅。真想去採擷一串歸己所有,可思來想去,又於心不忍。因為所處的時代不同了,在這盛滿槐花的節日里,怎麼能再去傷害那曾被摧殘過的“她”呢?
如今人們載歌載舞歡雀跳躍,不就是要報答和感謝槐樹花給予人們的過去和現在嗎?
是啊!三十年過去了,最理想、最文雅、最真誠、最能代表濱城人們心願地祭拜大自然的方式,末過於今天的槐花節了。
仰望著滿街的槐花,嗅聞著飄來的槐香,我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浮想聯翩。是啊!春天到了,槐花開了,一年一度的槐花節又來到了,歡愉地心情又融進了絲絲溫馨和快意。
徜徉在街頭巷尾,撲面而來的槐花如煙如霧,層層疊疊地簇擁在一起。一團團、一串串、一朵朵,似絨球,象玉掛,散發著沁人心肺的陣陣香氣。令人心曠神怡,讓人自豪欣慰。
清晨,當人們打開窗扉一縷清風夾著槐香給你一個飛吻,好不愜意。
在那個荒誕的歲月裡,可以說是看不到鮮花,聞不到芳香。清一色的黃、清一色的綠,充滿了整個中華大地。為了生存,人們離開了喧鬧且沒有鮮花沒有芳香的市區,扛著竹竿提著籃筐,挺進人煙稀少的荒野大山。
啊!漫山遍野的槐樹花真正地讓我一飽眼福,一嗅清香。常言說:富在深山有人探,貧在鬧市無人問,此時此刻,我們這些貧在鬧市的人們不約而同地走進了大山,走進了自然,向那些極其富有老槐樹討要一口清香和溫飽。
早在六十年代,槐樹花曾作為一種人們進食的添加劑,成為人們維持生存,自採不花錢的食物。可以肯定地講,它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們,也記述了一個又一個不幸的悲哀。
記得,那時也是在槐花盛開的時節,可滿街上卻很少見到繁盛的槐樹花,更聞不到沁入心房的槐樹花的芳香。唯一能聽到的是搖曳樹枝發出的陣陣哀痛,開放的和含苞待開的槐樹花,統統讓“飢不擇食”的人們一掃而光。
就這樣,急不可待的人們是變著花樣,想方設法地去勾摘那潔白的槐樹花。面對這一串串欲滴瓊漿玉液的槐樹花,我迫不急待地擼下一串放到嘴裡,品嚐著大自然物種純天然的密汁和純原始的精髓。那貪得無厭的心裡使每一個採擷者在肆無忌憚地、毫無痛惜地撕扯著,摧殘著,掠奪著。那吱吱咔咔地痛叫聲,傾訴著老槐樹滿腹的痛苦和委屈。然而,為了人類的生存,這一棵棵老槐樹只有默默地承受著這一時的痛苦和委屈,也算是造福於人類了。
月夜,星朦朧月也朦朧時,陣陣的槐花香氣總是悄聲不響地透過窗的縫隙伴你入睡,好香好香。
隨著社會日新月異的不斷發展,人們物質生活的不斷提高,人們對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也日趨發生著變化。因此,美麗的大連便有了自己的槐花節。這不能不說是一件讓老百姓高興的喜事佳節。
當滿城人們沉醉於槐花的芬芳之中。心中不免產生了許多幻覺,碧空藍天下的城市彷彿被槐樹花淨化的一塵不染,芬芳撲鼻。那傾城而開的槐花就像雪花一樣蒼茫遼闊,鋪天蓋地、紛紛揚揚地懸掛於空中。如此的聖潔而清雅,如此的美麗而浪漫。真感謝偉大的時代孕育著偉大的民族,營造了這樣一個溫馨浪漫的城市,把愛灑向了世間。
對一些慕名而來的外地人來說,到大連是走馬觀花的看槐花,體味著槐花時節的悠悠喜意。而對我們大連人來說,則是走出家門孤芳自賞地賞槐花,品味著槐花心蕊的滋滋郁香。這一看一賞,融進了人們對槐花節更多的期盼,更多的纏綿,更多的眷戀……
說句實話,提起槐花節,確確實實能讓濱城人們欣喜嫵媚一陣子。而說起槐樹花,又實實在在地能勾起人們對歲月的追溯和回憶。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2011 年 5 月 18 日  星期三   晴天
獲得了心靈上的安慰

那時的冬日,天氣極冷,一般都在零下15度左右,積雪尺許,吊在房檐的冰凌棒子尺把長。我們孩子卻不怕冷,在院子裡堆雪人、打雪仗、滑冰、爭吃冰棒。或像魯迅筆下的閏土那樣,在雪地上掃出一片空地,支起一個大竹篩子,撒上秕​​谷,用繩子繫著,捕捉麻雀,既神秘又開心。晚上坐在熱炕上,點上油燈,圍著木炭火盆,母親搖著紡車,我們一邊幫著剝玉米或棉花,一邊聽父親講故事、說聊齋、猜謎語、讀《宣講拾遺》(勸善的書)、唸戲文或講些“子曰”,“詩云”,《小學韻語》、《弟子規》之類的低幼讀物。我幼年時的一些啟蒙教育大都是從那時聽來學來的。

當年關臨近的時候,除了大掃除,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殺豬,每年除了把長成的生豬趕到集上去賣而外,還要留一兩頭宰殺,少量留給自家過年吃,多餘的分賣給村里人。殺豬的那天,是我們最感新奇也最害怕的日子。先在後院挖一個坑,上面支起一口大鐵鍋,鍋裡添滿水,用劈柴把水燒得滾燙。殺豬的屠戶是從外村請來的羅鍋大叔,外號“一把刀”,此人雖畢生乾著殺豬宰羊的凶險活兒,面目卻很和善。別看他是個羅鍋,動作卻非常麻利。他殺豬從來不捅第二刀。只見一個小伙子用鋒利的鐵鉤猛然勾住正在槽頭吃食的大肥豬,在前面拽拉,另一個拽住豬的尾巴,在豬的聲嘶力竭的叫聲中放倒在一個寛板凳上,由幾個人強按住,這時,羅鍋大叔拿出一把鋒利的尖刀,在水桶裡蘸一下,迅速在豬脖子上拍兩下,猛地一刀,直捅豬的心窩,那鮮紅的血便如噴泉般地從刀口噴了出來,流入事先準備好的盆子裡。那豬聲嘶力竭的叫聲,隨著血流的逐漸減少也慢慢地微弱下來,直至不動才被掀下凳子。這一恐怖殘忍的一幕,我們完全是在很遠的地方,從手摀的眼睛逢隙裡看見的。接著就是下鍋、燙毛,三下五除二,一個白花花的大肥豬便倒掛在橫樑上。然後是開腸破肚、按部位分割。羅鍋大叔那分割的技巧真如庖丁解牛一般迅速麻利。一頭一小時前還在活蹦亂跳吃食的肥豬,頃刻間就成了百家鍋裡的美味,生命啊!就是這麼殘酷……。

時代在變,老宅也在變,搖搖欲墜的八間廈房,經過了歷史風雲的洗禮,歲月風雨的剝蝕,一直頑強地支撐到上世紀70年代後期,才算最終完成了它的使命。那時父親早已去世,老宅在母親的主持下,拆掉了八間廈房,在院子中心位置蓋起了三間矮房,為小弟完了婚,成了家。由於我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姊妹相繼出嫁,地畝減少,沒有牲口和大型農具,真正留守在家的只有母親和小弟五口之家,靠著有限的幾畝責任田維繫著雖然清貧卻還過得去的生活。老宅與從前相比明顯地縮小了,院中原有的樹木花草已不復存在,每次回家總有一種蕭索淒涼的感覺。特別是母親去世以後,這種感覺便越發地強烈了。兒時老宅的一切印象,只能留在深深地記憶中,

春天,我們在院子裡栽花種草,在葡萄架下鬥雞、捉迷藏、玩耍嬉鬧,聽村院中的雞鳴狗叫,幫燕子在屋樑下築巢,給春蠶採集桑葉,爬樹上房勾槐花,捋榆錢,把抓來的小老鼠拴在小花貓的尾巴上,逗得花貓在院子裡像陀螺一樣地轉圈圈……真令人開心。

夏天,在樹蔭下支起躺椅和小飯桌乘涼,讀書寫字,偷偷地摘桃子和未成熟的酸葡萄吃。夜裡,屋子裡悶熱,便在院子支起床板,鋪上涼蓆,躺在上面觀月亮,數星星,辨認星座,看流星雨,聽父母講牛郎織女天河配的故事。一會兒,螢火蟲飛來了,東一個,西一個,像無數個小燈籠,在空中飛來飛去,我們便耐不住爭著去捕捉,常常不小心碰在樹上或牆上,碰得鼻青臉腫,嗷嗷嚎叫。由於家裡還做著磨坊生意,每天淘麥子,曬麥子,麻雀自然便成了家裡的常客,驅不走,趕不開,我們便用彈弓去射,我的彈弓射法極準,每天都要打下十隻八隻的。把打下的麻雀餵饞嘴的大花貓,有時用黃泥巴裹起來背著大人偷偷燒著吃,那味兒真叫鮮。

當無意中聽見知了在樹梢懶洋洋唱起的時候,知道秋天已經來臨了。特別到了中午時分,那知了不斷鳴叫,猶如鬧市般吵雜,異常刺耳。有一種知了在黃昏時分鳴叫,發出的聲音間斷而有節奏的,有一種淒涼傷感的味道。大人們說:“秋天到了,知了的末日也快到了!所以他的聲音格外淒涼。”這更讓我們感到秋天的悲涼。我們還經常上樹收集蟬蛻,用蜘蛛網做成的網子捕捉知了。晚上和夥伴們在樹叢裡摸未退殼的知了,只要眼睛亮,一摸一個準,不大工夫,就能摸一大包。放在屋裡的窗戶紙上,一夜過後,全都退了殼,變成了帶翅膀的成蟲,一舉兩得,非常好玩,知了殼又叫蟬蛻,是一種中藥,聽大人說有疏風、明目、利喉、抗驚厥的功效。我們便努力去尋去找,收集多了拿到集上去賣,用以填補學費的不足。當然也有不小心摸到蝎子和蜈蚣的時候,只好自認倒霉。

秋天,老宅也同樣是蛐蛐的世界,牆縫裡,草叢中,瓦縫磚底,到處都有蛐蛐的叫聲,因而逮蛐蛐、玩蛐蛐便又成了一種樂趣。蛐蛐的品種很多,根據個頭種類分為將軍、上品、超品等若干等級。為了找到能鬥能咬的優質品種,拿上手電到處揭磚掀瓦,掏牆挖孔,把院子牆角搞得亂七八糟,常遭到父母的訓斥。抓到蛐蛐,一是夥伴間互相玩鬥,二是賣給城裡收蛐蛐的小販,賺幾個小錢買“梨膏糖”吃。經常免不了上當受騙,小販往往把上等蛐蛐按劣質品種付給我們極少的錢,等明白過來,那狡猾的傢伙已溜之大吉了。

改革開放之後,農村經濟有了轉機,也給人們生活帶來了希望。村里人都陸續蓋起了新房或小樓房。老宅的那3間矮房便像一位風燭殘年的老太,顯得低矮、窄小、萎縮不堪了。父母是個生性好強的人,蓋大房一直是他們畢生的心願,直到臨下世的時候,還為沒有給孩子留下一份像樣的家業而萬分遺憾。這是作為他們的兒子都深深感覺到的。為圓父母之夢,不讓他們在陰間繼續遺憾,經和弟弟慎重商量,決定重修故居。在經濟能力基本許可的情況下,這個願望終於得到了實現,一​​座現代式磚混結構的兩層(含地下室)樓房終於在故居的原址上落成了。口面為大四間貼瓷牆面,樓前有寬敞的陽台和麵口較寬的十級洋灰台階。居高臨下,眼界寬廣,院門內是一片開闊地,種植著各種花草樹木。雖不是父母期望的高門大院,但在村子裡也算得上氣派風光。這對我們後人來說也算為父母爭了光,為故居添了彩。於我,也獲得了心靈上的安慰。但對老宅的那種依戀與思念卻總是久久揮之不去……。

老宅是古老的,滄桑的。

它坐落在這裡已經有近70年的歷史了。是父親花了3。5擔麥子買下了這塊長百米,寛16米的廢棄了的莊基地。據說當年是要蓋四合院的,但由於當時時局不穩、兵荒馬亂、人心惶惶,加上經濟上的壓力,只草草地蓋了8間廈房暫住了下來。說等到時局有所好轉,經濟上稍有能力再續建。誰知這一住就是數十年光景。養大了我們姊妹5個。廈房為土木結構,木料質地低劣,加上村旁就是隴海鐵路,列車往來頻繁,整天轟裡轟隆,地面震動極大,不幾年院牆和房基牆根就被震得搖搖欲墜了。但又無力修繕,只好年復一年地任其破敗倒塌下去。破敗雖破敗,莊戶人的心境還是比較平靜樂觀的。

院子是寬敞的,分前院後院,人和牲畜均在前院。院內栽有桐樹、槐樹、椿樹、榆樹、桃樹、龍柳和一棚葡萄架。夏天綠蔭覆蓋,清爽宜人,常有斑鳩、鐵老鴰、喜鵲、布穀、麻雀、啄木鳥、燕子在枝頭簷前光顧,尤其到了夏天,一群群小麻雀積聚在院子的洋槐樹上,嘰嘰喳喳,叫個不停。靠東牆有假山花壇,種有月季、玫瑰、冬青、夾竹桃……。春夏可見峰蝶飛舞,一派“滿院春光”,“鳥語花香”的氛圍。後院是一片開闊地,西北角是用石條壘起的大豬圈,圈旁有自生的棗樹、桑樹。其餘空地被父親整為菜地。種著辣椒、南瓜、西紅柿、茄子、大蔥之類的普通菜蔬,不圖賣錢,僅供自家食用。然而種菜容易,澆水卻難,村里人吃水用水,大都在城門外官井挑水,所以,我家吃水、澆菜均要到官井裡去挑。我們姐妹們放學後,常要幫父親跳水澆菜,常常累得腰酸腿疼!於是父親下決心在西牆根打一口井。不料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出的井卻是沙底,雖然水勢較旺,因無力用磚箍井,井底不斷垮塌,威脅住房安全,只得填掉。無奈,後院便改種了樹苗。主要栽種桐樹榆樹和楊樹苗,不用經常澆水,成活率高,可賣上不錯的價錢。成材的還可作修蓋房屋之用。

老宅雖比不上殷實人家的高門大院,但畢竟給我的童年帶來不少歡娛。

 

 


分類: 未分類
 [ 訪客留言(0) ] [ 編輯日誌 ] [ 分享至FACEBOOK ]  


«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