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June 2018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最新文章
吳國昌書面質詢促政府...
吳國昌書面質詢 促先...
促及早優化駕照認可協...
六四燭光集會 二零一...
吳國昌促公開制定社保...
文章分類
全部 (2094)
訪客留言
We help in s... (www.office.com/setup)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094
留言總數: 1119
今日人氣: 288
累積人氣: 1527829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8 年 6 月 18 日  星期一   晴天


吳國昌書面質詢促政府回應社會訴求解決交通困局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書面質詢促政府回應社會訴求

            提供合理泊位數量分佈逐步解決交通困局

            修法重罰只針對毒駕醉駕超速等危險行為

            駕照認可協議須讓特區審慎研究處理措施

書面質詢

  今年四月十六日政府突然公佈行政長官授權司長簽署與內地的駕駛執照互認的協議,施政涉嫌漠視民意,已引起公眾廣泛關注和不滿。今年六月五日特區政府官員突然透露在籌備透過修改道路交通法大幅增加罰款,其中關於大幅增加違例泊車罰款的取向更迅即引起廣泛不滿和激發社會行動。特區政府在民意壓力下,於六月十日宣佈決定擱置諮詢,重新檢討本人認為,在澳門特區過去交通政策失誤及輕軌工程失敗的背景下,形成地小車多,路面及泊位不勝負荷的困局。特區政府應以建設性和負責任的態度正面回應社會需要。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澳門特區若承認在加緊處罰而違泊現象不減,主因是泊車位數量及分佈不足,現在是否應規劃公佈在現屆政府任期內能達成的整體改善方案,以及客觀分析說明此改善方案在任期內(特別是在填海新土地充分開發分流交通量之前)是否足以提供合理的泊車位數量及分佈解決交通困局?

  2. 在區際合作的層面,現在特區政府是否應當承擔責任向中央政府及內地同胞說明澳門特區地小車多的實況,優化駕照認可協議條文,以便協議生效後即先讓澳門市民換領內地駕照,而澳門特區政府則負責在優化公交與步行設施方面為遊客提供方便而不鼓勵遊客自駕遊的公開政策下,謹慎設定內地駕照認可的具體日程及措施

  3. 在修訂道路交通法的層面,特區政府可否集中在不涉客觀交通困局的層面,針對醉駕、毒駕、超速等危險行為提出加重處罰的方案,公開諮詢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十九 

 



2018 年 6 月 11 日  星期一   晴天


吳國昌書面質詢 促先提供合理泊車位數量及分佈 經實踐分析才考慮調整違泊罰款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書面質詢

              促先提供合理泊車位數量及分佈

              經實踐分析才考慮調整違泊罰款

書面質詢

  今年六月五日特區政府官員突然透露在籌備透過修改道路交通法大幅增加罰款,其中關於大幅增加違例泊車罰款的取向迅即引廣泛關注和不滿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澳門特區是否承認,在過去交通政策失誤及輕軌工程失敗的背景下,交通困局未解,泊車位數量及分佈不理想,形成泊車位不足應付現實需要的困局?在警方加緊處罰違泊之後,違泊現象不減,主因是泊車位數量及分佈不足,而不能單純歸咎於罰款不夠高?

  2. 特區政府是否有責任安排提供合理的泊車位數量及分佈,並且在提供合理的泊車位數量及分佈之後,經過實踐分析,才考慮是否有需要增加違泊的罰款?

  3. 倘特區政府確認在短期內既不能全面理順交通又不可能安排提供合理的泊車位數量及分佈,有需要以減少車輛增長的方式暫時應對困局,政府是否應當直接採取車輛限購措施,而無須採取大增違泊罰款以增加用車成本(但卻會激起民憤)的間接遏制購車意慾手段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十一

 

 

 



2018 年 6 月 8 日  星期五   晴天


促及早優化駕照認可協議內容 在不鼓勵遊客自駕遊的公開政策下集思廣益設定駕照認可的具體措施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口頭質詢促及早優化駕照認可協議內容

 

                  讓澳門居民領內地駕照

 

            特區政府按實況在不鼓勵遊客自駕遊的公開政策下

 

                集思廣益設定駕照認可的具體措施

 

 

 

口頭質詢事項及問題

 

  今年四月十六日政府突然公佈行政長官授權司長簽署與內地的駕駛執照互認的協議!如此施政,涉嫌漠視民意,並且在區際合作中走上錯誤方向。一旦實行駕照互認,龐大的潛在需求將隨時催生租車自駕的供應,令本已不勝負荷的交通環境進一步惡化,並且造就條件讓數以萬計的非本地僱員被動員當上過界勞工,破壞本地人就業條件!再者,每年以千萬計內地遊客在澳門自駕遊的龐大潛在需求將構成長期的壓力——當特區致府每次投資紓緩交通壓力產生一些正面效果時,就同時因交通稍為改善而引發更多的自駕遊需求,不斷抵銷改善交通的效果!因此,應當及早優化協議內容,容許澳門特區在實踐中合理調整具體措施。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是否同意,在配合國家政策參與區際合作發展,包括參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等方面,有責任切實反映澳門特區的現實特點,向中央政府及區際合作對象妥善說明,尋求各地優勢互補切實發揮最大效益,而非尋求盲目對等同質化,而面對駕照認可的區際合作協議,更必須及早向中央政府及內地同胞逆說明澳門特區的現實特點,提出區際優勢互補以發揮最大效益的優化方案?

  2. 現在特區政府是否應當承擔責任向中央政府及內地同胞妥善說明,在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當中,澳門特區確實是地方最小,內部陸路交通最不勝負荷的小鎮,因而必須明確鼓勵遊客以公交及步行方式出行以配合休閒旅遊中心的持續發展(反之澳門人口相對小,不會在內地構成文通壓力),並建議採取優勢互補的安排,在協議生效後即先讓相對人數極少的澳門市民取得在大灣各地以至全國各地駕駛的執照,在協議條文上明確容許澳門特區政府按實際情況訂定具體執行的日程和程序,而澳門特區在優化公交與步行設施方面為遊客提供方便而不鼓勵遊客自駕遊的公開政策下,謹慎設定內地駕照認可的具體日程及措施

  3. 澳門特區對於認可內地駕照的具體監控措施,包括須登記誌別身份、確保認知本地交通規則、安排特定保險、嚴查過界勞工等各方面,是否應先進行公開諮詢,集思廣益,?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 

 



2018 年 6 月 7 日  星期四   晴天


7/6/2018風雨中立法會進行駕互認辯論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動議辯論

               促重新檢討公開諮詢駕照互認

              區際合作須優勢互補而非盲目同質化

辯論動議

 

  基於重大公共利益,本人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一條第五項及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二條B項向全體會議提出辯論動議。辯論動議內容如下:

 

  澳門特區對於參與駕照互認須立即重新檢討及公開諮詢,正視澳門特區的現實特點,在配合國家政策參與區際合作當中 尋求優勢互補發揮最高效的益的方案

 

  上述動議期請全體會議接納。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八年四十六

         理由陳述

  特區政府過去多番表明,與內地的駕駛執照互認的協議未有具體落實時間表,而本地社會各界對駕照互認確實已表明存在不同意見,但今年四月十六日政府卻突然公佈行政長官授權司長簽署與內地的駕駛執照互認的協議!如此施政,涉嫌漠視民意,並且在區際合作中走上錯誤方向。

  一旦實行駕照互認,龐大的潛在需求將隨時催生租車自駕的供應,令本已不勝負苛的交通環境進一步惡化,並且做就條件讓數以萬計的非本地僱員被動員當上過界勞工,破壞本地人就業條件!

  一旦實行駕照互認,龐大的潛在需求將隨時催生租車自駕的供應,令本已不勝負苛的交通環境進一步惡化,並且做就條件讓數以萬計的非本地僱員被動員當上過界勞工,破壞本地人就業條件!再者,每年以千萬計內地遊客在澳門自駕遊的龐大潛在需求將構成長期的壓力——當特區致府每次投資紓緩交通壓力產生一些正面效果時,就同時因交通稍為改善而引發更多的自駕遊需求,不斷抵銷改善交通的效果!因此,簽署駕照互認的安排實在應當立即剎停,重新檢討及公開諮詢。立即剎停,重新檢討及公開諮詢。 

  特區政府在配合國家政策合作發展,包括參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等方面,有責任切實反映澳門特區的現實特點,向中央政府及區際合作對象妥善說明,尋求各地優勢互補切實發揮最大效益,而非尋求盲目對等同質化。

  特區政府應當向中央政府及區際合作對象妥善說明,在整個粵港澳大灣區當中,澳門特區是地方最小,內部陸路交通最不勝負苛的小鎮,因而必須明確鼓勵遊客以公交及步行方式出行以配合休閒旅遊中心的持續發展,並建議考慮優勢互補的安排,讓相對人數極少的澳門市民取得在大灣各地以至全國各地駕駛的執照,而澳門特區則實行集中在優化公交與步行設施方面為遊客提供方便。

  本人期望透過立法會公開辯論,各位議員在公眾監察之下暢所欲言,讓行政長官集思廣益,尊重民意科學施政,保護澳門,在配合國家政策參與區際合作當中,切實說明澳門特區的特點,積極尋求優勢互補發揮最高效益

 

 

 



2018 年 6 月 4 日  星期一   晴天


六四燭光集會 二零一八 分類: 未分類

              六四燭光集會

       

           二零一八

 

 

                                                                                                                                                            

                                                                          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 吳國昌

  今天是「六四」二十九週年。

  二十九年前,資本主義陣營與共 主義陣營全球抗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政治危機首先在資本主義體陣營的邊緣地帶爆

發,菲律賓人民抗議政府貪污腐敗,發展到以血肉之軀阻擋軍車,最後達致以人民力量取締已獨裁統治超過二十年的馬可斯政

權。資本主義世界體系透過取締更換執政者,化解危機;然後,政治危機在共產主義陣營爆發。中國人民抗議政府貪污腐敗,

發展到以血肉之軀阻擋軍車,結果在二十九年前的今天遭受血腥壓鎮。六四血腥鎮壓對世界共 陣營造成強大震撼。當天太陽照

射從東半球去到西半球,執政四十一年準備推行改革與團結工會分享權力的波蘭共產黨即日在大選中全軍覆沒,其後柏林圍牆

一夜坍塌、東歐列國相繼變色、蘇聯正式解體,世界兩陣營的對立宣告歷史終結。

  中共聲稱是西方利用八九民運顛覆中國共產主義,但事實證明,血腥鎮壓沒有保住共產主義,反而是連累全球共產陣營全

面崩潰。中共見共產主義大勢已去,推動全速走資,加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由紅色中國變身為資本主義的世界工廠。在世界

共產陣營而言,中共六四血腥鎮壓,肯定是累街坊,千古罪人。面對現實,中國共產黨把過去奉作神明的馬恩列斯毛通通放

下,放不下的只有權力,全速走上有一黨專政特色的官僚資本主義道路。

 

  中國是一個龐大的政治經濟實體,國力興衰在政治經濟學上有一定規律。在這裡,我們不妨冷靜回顧。中國在抗日時期,

人口四億五千萬,在合作社及人民公社的集體生產模式下,人口持續激增到十多億,直至八十年代實行生育管制。特殊的歷史

背景,形成中國特定的人口結構發展。由一九六三年至二零一三年,中國處於五十年勞動人口比重不斷增加,被供養人口比重

不斷下降的崛起軌道。以唯物史觀分析,這正是中國經濟在全球崛起的客觀條件。

 

  起初,少數壯年人供養老人及大量新生人口,只能靠大鍋飯維持儉樸生活,到了七十年代末期,龐大的新生人口開始進入

勞動生產期,於是有勞動力的家庭都希望發展個體經濟,包產到戶,經濟改革得以推行。經濟改革進行十年之後,官僚沒有民

主監督,貪腐弄權問題浮現,八九民運大學生和知識份子就是提出問題,希望國家走上正途。八九六四當年,儘管血腥鎮壓政

治動盪,但中國龐大新生人口正全面進入生產勞動階段,具備經濟持續增長的潛力;統治集團全面走上官僚資本主義道路,調

動龐大的勞動力進行勞動密集式生產,製造經濟政績,渡過政治危機。樂見共產陣營崩潰的資本主義世界體系核心也樂意推動

部份投資轉入前共產陣營地區,以鞏固落實走資。因此,轉進官僚資本主義新時代的中國能夠進一步發揮龐大勞動力優勢,結

合外來投資技術,不斷開發資源,做就龐大的經濟增長的大國崛起局面。

 

  官僚資本主義的經濟成果當然沒有公平分配。中國的億萬富豪九成以上是高幹家屬。億萬富豪的資產來源,主要是依靠家

庭背景的權力巧取豪奪。憑藉特權利益得來的龐大財富又紛紛轉移海外,淘空國力。在缺乏民主監督的官僚資本主義體制內,

利益與權力勾結日深。年年開人大會議,但論證二十多年的官員財產申報陽光法案到今日都推不出來。六四心結所在,稍為提

出民主改革的人,就被打成異見份子。官僚致力操控資訊壓制自由,龐大的維穩開支竟超越國防開支。

 

  六四至今仍然是政權的禁忌。六四血腥鎮壓的官僚罪惡,到今天仍被國家機器以操控資訊掩蓋事實。豆腐渣學校坑害師

生,毒奶粉毒兒童,各地官僚侵權奪利,也同樣被國家機器以操控資訊掩蓋事實。平民百姓的權利經常被剝削,追究者被視為

洩露國家機密、顛覆國家政權。提倡憲政改革的學者被判刑收監,要求官員財申報的公民也被判刑收監產。在強權專制的世代

中,內地抗爭者所受壓力,除了無間斷的監控和牢獄之災,還遭受經濟打擊,且禍及家人。堅毅不屈者一個一個在蒼茫中獨

行,自己受盡折磨,連累親人也受盡折磨,前路仍是看不見盡頭的黑暗和壓迫。我們澳門的六四燭光,豈能放下?

 

   另一方面,中國的人口結構發展,在二零一三年已經進入轉捩點,現在參加勞動生產的人口比例已經轉為逐年持續減少,

需供養的人口比例將轉為持續增加,生產條件由盛轉衰的軌跡將持續二十年以上。為政績推動的房地產投資已陷於產能過剩,

利用手段逃避項目破產危機,只是將危機複雜化。二零一七年地方政府債務超過二十萬億,非金融機構高風險債務已佔全球三

成。統治者把全民努力得來的經濟成就包攬當作統治者的權威。利用過去累積得來的國力和過剩產能推出一帶一路,無疑能夠

增強統治者的權威和國際影響力,但同時捲起國際利益鬥爭,前途凶險。

 

  新時代的鬥爭手法披上文明的外衣,但在沒有自由民主權力制衡的體制下,儘管當權者一再把貪官送上法庭,但陽光法不

立,國民不能由下而上監督反貪,沒有司法獨立的貪官庭審豈能不淪為權貴派系鬥爭的工具?經濟結構改革,必須尊重知識,

開放資訊,公平競爭,讓財富安全留在國內投資,走上高增值生產擴大內需之路。經濟結構要良性轉型,就不可以繼續讓政治

心結和專制制度拖後腿。

 

  面對今天,威權主義抬頭,民主進程阻滯,我們人類最需要的不是逃避和發泄,而是坦誠面對矛盾,掌握機制,為人類的

前途盡力發揮正能量。

 

  我們身在澳門,不能放棄自己在澳門本土的責任。至少,在澳門這塊土地上,應當繼續爭取民主。小圈子選舉所造成的官

商勾結利益輸送、貪腐叢生、高官卸責,澳門市民受夠了!必須建立民主政制予以制衡,爭取普選特首!在區際合作上,我們

有責任警剔投資風險,有責任表明澳門的特點,與各地以優勢互補合作,而不要盲目的同質化!

 

  歷史真實本不在乎官方評價,但為了還死難者一個公道,為了使國家早日解開心結,走上民主參與的正途,必須堅持平反

八九民運!堅持六四燭光集會是為了堅持走向光明!

 

  因此,我們在今天的澳門,重申「天安門母親 」十多年來一直堅持為死難者討回公道的四點要求:一)成立調委員會,進行獨立、公正的調查;二)對每位死者及失蹤者家屬作出交代;三)依法給予死難者及其家屬相應賠償;四)追究事件責任者的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