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December 2017 »
SMTWTFS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最新文章
促調動低薪補貼資源建...
促糾正官方文件扭曲基...
質詢內地水域大橋超支...
質疑文化局突然缺水 ...
20/11/2017立法會議員...
文章分類
全部 (2053)
訪客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053
留言總數: 1118
今日人氣: 154
累積人氣: 1432754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7 年 12 月 11 日  星期一   晴天


促調動低薪補貼資源建立動態緩衝機制 確保小企本地低薪僱員享受最低工資安穩就業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促調動低薪補貼資源建立動態緩衝機制

確保小企本地低薪僱員享受最低工資安穩就業

書面質詢

  二零一四年特區政府提交物業管理範疇的最低工資法案在立法會審議時曾公開承諾三年之內會全面實行最低工資。本人曾為此提出具體方案建議特區政府應立即籌劃調動未實行最低工資前的低薪補貼資源,透過具體機制協助小商號在符合最低工資規定之下繼續與原低薪本地僱員維持勞資合作關係,作為推行最低工資的動態緩衝機制。可是特區政府在全面推行最低工資的公開諮詢文本中,完全沒有提供緩衝機制的選項。在經濟財政施政辯論中,經濟財政司司長曾表示有憂慮最低工資由政府包底,但聲稱會吸收意見進行研究聲稱會吸收意見進行研究。必須指出,適當設置動態緩衝機制是完全可以為天府包底劃上句號的!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可否鄭重研究調動未實行最低工資前的低薪補貼資源推行最低工資的動態緩衝機制,例如:在實行最低工資的第一年,針對原有受聘於本地小商號或大廈小業主之本地僱員當中原已申領低薪津貼,工資未達法定最低工資水平者,在僱主確保支付僱員薪酬不低於法定最低工資的七成的基礎上,政府給予工資補助讓僱員得到法定最低工資的收入,並規定這些接受工資補助的小商號此後每年必須給予相關低薪僱員調升薪酬幅度不少於百分之六,而政府續補助至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直至僱主支付薪酬本身已達到當時最低工資水平為止?

  2. 特區政府是否認同,這種動態緩衝機制,可以最終為政府包底的低薪津貼劃上句號而有助本地原低薪僱員保持就業,而且為本地原有小企業提供一段緩衝期,在這段約八年的緩衝期內,本地原有小企業暫時減輕工資成本壓力,並且在工資成本上比新人入競者有相對優勢,從而有合理的時間和機會尋求優化經營效益生存下來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2017 年 12 月 4 日  星期一   晴天


促糾正官方文件扭曲基水的誤導後果 設定「非政權性」實行分區直選的市政機構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促糾正官方文件扭曲基水的誤導後果

設定既符合「非政權性」又實行分區直選的市政機構方案

        書面質詢

  本人已一再指出,同是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早已根據基本法設定的非政權性區域組織實行分區直選區議會成員的制度,而近年已經完全撤銷官委區議員,由此顯見基本法所界定的非政權性,沒有絕對的排斥民選機制,而特區政府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諮詢文件內對非政權性的界定,特別明文指定非政權性就是不可能設置民選代議機制,分明是扭曲了基本法條文的定義行政法務司司長在施政辯論中雖然表明不認為「非政權性」就不可能設民選代議機制,但沒有認真尋求既符合「非政權性」又實行分區直選的方案。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對於在官方諮詢文件內第14-15{對市政機構「非政權性」的界定}竟明文指定「非政權性」就是不可能設置民選代議機制,分明扭曲基本法條文定義。行政法務司司長在施政辯論中雖然聲稱不認為「非政權性」就不可能設民選代議機制,但官方諮詢文本在整個諮詢期內都沒有糾正段誤導行文。特區政府在總結這次諮詢成果時是否必須正視和糾正這種誤導的效果,鄭重研事設立民選機制?

  2. 尋求既符合「非政權性」又實行分區直選的方案方面,特區政府是否同意,即使諮詢文本方案內的市政諮詢委員會全部由分區直選產生(管理機構甚至可沿用民政署的名義而不改名為市政管理委員會),整個運作架構根本就等同香港特區現行的區議會,根本不可能抵觸非政權性的界定?特區政府可否放心沿此方向設定及落實分區直選的市政機構?

  3. 進一步而言,特區政府可否開放思維,認真考慮只要確定此市政機構不可能有稅收,不可能有特區政府具體委託工作範圍外的行政權力,則即使把民選機制由諮詢委員會推進至方案中的市政管理委員會部份議席,亦只不過是體現進一步的社區民主參與而絕不涉及地方自治?特區政府可否沿此步的方向設定及落實較高社區民主參與的分區直選非政權性市政機構?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七年十


 



2017 年 11 月 29 日  星期三   晴天


質詢內地水域大橋超支百億人民幣 是否歸責於澳門是否須澳門承擔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質詢內地水域大橋超支百億人民幣

           是否歸責於澳門是否須澳門承擔

書面質詢

  在內地水域的粵港澳大橋主橋原定造價人民幣三百六十七億元。在施政辯論中,經濟財政司司長透露澳門特區須分擔其中的百分之十二點九五,但聲稱對於近日突然揭露內地水域的粵港澳大橋超支人民幣一百億元是否要澳門分擔未掌握確實資料。本人認為特區政府公帑運用必須對市民有明確交代。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現在能否具體了解內地水域的粵港澳大橋超支人民幣一百億元的情況,特別是這次重大超支有否任何可歸責於澳門特區的成分

  2. 對於內地水域的粵港澳大橋建造費中不可歸責於澳門特區的重大超支,是否須由澳門特區參與承擔當中有否具體的協議條文作為依據?

  3. 特區政府可否向公眾說明,關於內地水域的粵港澳大橋的建造費,澳門特區已支付及將要支付多少公帑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廿九日


 



2017 年 11 月 25 日  星期六   晴天


質疑文化局突然缺水 連累聖老楞佐堂復修無期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質疑文化局突然缺水

    連累聖老楞佐堂復修無期

        書面質詢

  近日有風順堂區的居民向立法會議員反映,富歷史價值的聖老楞佐堂近期配合文化局的文物維護措施,在政府資助下進行有完整規劃的維修,但近日突然被特區政府文化局告知,因該局缺乏資金,不能繼續已啟動的工程,以致不知等到何時才可以完成維修重開教堂,令習慣在該處持續參與宗教活動的居民大惑不解。對於教堂維修,教友或可以民間籌募的方式協助解決問題,但政府對本身應付的責任實應重視承擔。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是否確實承諾提供資助啟動聖老楞佐堂進行有完整規劃的維修工程,卻又突然缺乏資源致工程無限延誤?當中涉及多少疑項?

  2. 特區政文化局資助的其他文物維護工程有沒有出現同樣問題?

  3. 倘若單純的文化局資金短缺的問題,特區政府能否立即調動資源解決,並作出公開交代讓公眾了解?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2017 年 11 月 20 日  星期一   晴天


20/11/2017立法會議員吳國昌議程前發言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在法制及城規層面落實填海新城澳人澳地

20/11/2017立法會議員吳國昌議程前發言

  中央政府批准澳門特區的整個填海新城面積三百五十公頃,指定用於回應澳門居民的房屋需要。過去延誤多年的新城填海,現在正加緊進行。行政長官今年八月來立法會回應「填海新城澳人澳地」,竟然誤以為澳人澳地之弊是搶去公屋用地,實令人質疑是砌辭推搪!事實上,只要恪守填海新城A區二萬八公屋土地儲備,填海新城的澳人澳地絕不會搶走公屋用地。今年九月特區政府再回覆本人的書面質詢,終於表明對於填海新城澳人澳地的建議將由法務局決定政策取向。本人認為特區政府應當立即籌備在法制層面落實填海新城澳人澳地,但同時在土地規劃利用的層面也必須步步為營,明確落實整個填海新城的住宅資源回應澳門居民房屋需要的政策。

  基於回應澳門居民的房屋需要是整個填海新城土地運用的一般性原則,特區政府應當法制與城規並舉,除了在法制層面須及早由法務當局籌備實現「填海新城澳人澳地」的法制方案外,同時在土地規劃利用的層面也必須步步為營,明確落實整個填海新城的住宅資源回應澳門居民房屋需要的政策

  行政長官今年十月在立法會答問時表明政府要繼續研究開發各種新型公共房屋,但必須有土地資源的配合。現在特區政府應當在不妨礙續步開發填海新城A區兩萬八千個傳統公屋土地儲備的基礎上,及早規劃利用現完成填海的新城B區可容二千個住宅單位的土地,指定用於建設新型公屋,從而在土地資源配合之下立即公開諮詢研定新型公共房屋的具體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