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October 2014 »
SMTWTFS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最新文章
民主路漫漫 港澳上下...
促考慮溫和調整方案 緩...
不應縱容私利破街影損...
立法會口頭質詢正式啟...
精算後民主昌促特首面...
文章分類
全部 (1727)
訪客留言
幾時辯論?关 ... (朱耀華)
new balance ... (YuqunWu)
kobe 9代籃球... (YuqunWu)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1727
留言總數: 715
今日人氣: 649
累積人氣: 692725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4 年 10 月 31 日  星期五   晴天


民主路漫漫 港澳上下而求索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民主路漫漫 港澳上下而求索

 

香港的雨傘佔領運動已持續培過一個月。國際傳媒一度把淘人開始時以雨傘擋胡椒噴霧和催淚煙的抗命行動吹噓為「雨傘」革命。有智慧的港人為防因誤解引致悲劇,急急澄清不是「革命」。

應該承認,這個雨傘佔領運動早已不是「佔中」三子籌劃己久的「佔中」。「佔中」三子籌劃的「佔中」根劑甘地。馬丁路德金等傳統非暴力打爭的經驗,非常著重一元化領導的,一度要求有資格當特首的公民(年滿四十歲的香港永久居民)才來參加,又要佔中參加者簽承諾書,要參加者承諾好必須聽指揮,也籌劃好如何對付不聽指揮的情況。可是,傳統非暴力抗爭極端重視運動中的一元化領導,但以敬重權威為基礎的一元化領導在當今教育普及和網絡資訊時代,實在已愈來愈不可行,這次非暴抗運動進入群龍無首之局不是意外。

有些澳門人,看到香港的場面,可能觸目驚心。可是,澳門立法會依然有議員提出口頭質詢、動議辯論等程序,開始要求在二零一五年啟動澳門特區的政改五部曲,要求公開諮詢二零一九普選特首及立法會直選齡席過半等改革。不過,倒未有澳人提議要佔領甚麼來推動政改,過去半月來立法會開放日和政府總部開放日都沒有人嘗試佔領。

原來,港澳兩地的民主政制艱辛路各有不同,發展條件不同,短期面對矛盾點不同,須各自求索。香港特區成立之前,中央政府已答應會實行制政長官和立法會普選,等到回歸後,港人一再需索,協定在二零一七年實行普選特首。可是,在香況這次玫改五部曲中,第二步的人大常委決定令現在抗爭的港人感到徹底受騙──由建制派主導的提名委員會挑出三個特首候選人,那分明是被操控的假普選!儘管有抗爭者嘗試策略性聲稱是梁振英的報告誤導人大,要梁振英再寫報告,但事實上中共領導的人大常委確是在全面查核情況之後,故意作出「落閘」決定的。因此,要開閘,就不能避開中港政治矛盾,而抗爭就不能不直接間接向央施壓。如果中央決意不開閘,以港人的力量,暫時是無可奈何,但會掀起影響深遠的一代公民覺醒運動,在歷史中發酵再謀成果。

在澳門,吊詭地,情況大不相同。短期政改訴求卻竟然是不涉中澳政治矛盾的!原來在澳門特區成立之前,中央從來沒有答應澳門有普選,因而不會存在澳人被中央欺騙的質疑。澳門基本法沒有直接寫上普選的規定,爭普會不會違反基本法呢?不會!因社在二零一二年澳門初次政改一役,全國人大常委派出秘書來澳門運動正式說明,澳門特區二零一四年仍只能由選委會選特首,但二零一四之後,如果澳門有實際需要,依現有基本法,是可以普選特首的。好了,二零一四年今年小圈子選特首已經落幕。澳門現在重新啟動政改,要求普選特首,當然是二零一四年之後才可落實的,因而是完全符合基本法以及完全符何全國人大常委的決定的。港人要求公民提名,被指違反基本法,因為香港基本法確是明文規定普選特首要由提名委員會提名的。反之,澳門基本法倒沒有規定普選特首要由提名委員會提名。

  且別得意洋洋!我們必須明白,建立民主制度,一定對某些既得利益者、正在享用免費政治午餐者構成損害。香港推行民主的阻力主要來自中央,而澳門推行民主的阻力主要在本地的既得利益集團。並非由直選產生的政府領導人以及大多數不是由直選產生的議會,一度以為可以罔顧民意強行通過容極具爭議性的《候任,現任及離任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離職保障》法案,惹起公眾對高官貪財、特首迴避刑責的強烈不滿。今年五月,終於要在公民一再上街抗爭之下才撒回法案。這正是代議機制失效,必須公民直接行動補救的典型例子。政制若不及時改進,社會實難以安定。

因此,澳門民主之路,短期主要障礙是本地土豪。前路漫漫,可能也是極之艱辛。且看澳門人可否有商有量,大家出於公心,為澳門好,建立一套配合經濟發展、配合社會需要、配合民心所向的民主政制。

 



2014 年 10 月 27 日  星期一   晴天


促考慮溫和調整方案 緩解提前領取者相對損失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民主昌促考慮溫和調整方案

   緩解提前領取者相對損失

敬啟者:

本人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六條及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二條(e)項的規定,

就公共利益事項提出質詢,要求書面回覆,質詢內容如後,期予安排。

此致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賀掌門

                             民主昌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

        書面質詢

  在行政長官承諾精算研究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們當養老金金額調升時按現行公式計算遭受損失以尋求處理方法之後,社會保障基金會官員安排的精算研究已基本完成,卻聲稱未有建議對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作補償,最後結論仍要政府審批決定。部份關注受損事件的長者向立法會議員反映,由於每次提升鞍老金金都導致提前領取者蒙受顯著的相對損失,令長者面對每養老金調整時心情極為矛盾難受,表示雖然已嘗試透過不同渠道向長官提出具體的算式及書面意見,期望政府在未有整體制度改革之前,至少須讓已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當年齡已達到六十五歲後,每次調升養老金金額時可享受整個增幅。有關長者強調,這個溫和調整,可以緩解長者面對每養老金調整時相對受損的衝擊,同時又絕不損害不提前領取者的利益,不會引起新矛盾。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 社會保障基金會官員安排的精算研究已基本完成,最後結論仍要政府審批決定。行政長官會否關注,在絕不損害不提前領取者的利益,不會引起新矛盾的基礎,針對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們當養老金金額調升時按現行公式計算遭受損失的衝擊作出緩解

二、 讓已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當年齡已達到六十五歲後,每次調升養老金金額時可享受整個增幅,是否一個政府可考慮的溫和調整方案?

                          民主昌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



2014 年 10 月 24 日  星期五   晴天


不應縱容私利破街影損害旅遊休閒渡假中心的公共環境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24/10/2014民主昌議程前發言

 

  今年澳門特區小圈子選特首期間,唯一候選人崔世安突然公開表示要接納訴求,廢除都市建築中的街影條例,引起了公眾關注。事實上,過去小圈子選特首,屢有在小圈子內佔優的地產發展商成功暗中施壓改變重大政策謀利的作為,例如突然停建公共房屋,又例如突然大改經屋法取消計分輪候等等,想起令人心驚!

  取消街影條例之議,當然是熟悉內情的業界趁機推動的。街影條例本已載於沿用數十年的都市建築總章程。今年特區政府決定正式諮詢修改都市建築總章程的行政篇,之後就輪到修改都市建築總章程的技術篇。因此,小圈子趁機要特首定調,在修改都市建築總章程的技術篇時除去其中的街影條例限制。

  街影法是人類現代都市生活文明創造的規範,為人口密集的都市提供街道有陽光,空氣流通不受阻的最基本保障。一九一六年最早在紐約立法實施,逐步普及於世。香港隨後在一九三零至六零年代逐步立法設定和改進。澳葡等到一九八五年終於在都市建築總章程引入街影法。

  在街影法的基礎上,世界各地現代都市進一步實施城市規劃。不過,港英政府在一九八七年突然藉口城市規劃已上軌道而把街影法取消。於是,澳門的小圈子勢力也可以藉口說澳門已開始實行城規法,所以可以取消街影了。

  其實,港英一九八七年在被迫接受香港回歸中國之後突然取消街影,是有特定政治考量的。當時港英知道對港治權大勢已去,那就從此不再花心力物力再為香港開發衛星城市去增闢都市範圍,轉而放手讓當地地產霸權在都市原地之內見縫插針謀利方便。此舉雖然損害了香港都市將來的環境,但個別可能即時顯露惡果的項目,則可以在城規委員會的層面卡住,其餘要好一段時間才會顯露惡果的,十年之後的惡環境,治權轉移「關人個關」!形成鄰埠強烈的地產霸權的矛盾。

  事實上,在澳門特區,街影條例從來不是阻礙發展的鐵律。在澳葡時代,政府會考慮綜合城市佈局和建築項目特色而豁免街影限制的個別情況,對城市整體有利,例如旅遊塔。澳門特區成立之後,為配合龍頭產業發展,眾多博彩娛樂建築項目都獲批准超越了街影限制,且公眾傳媒揭示,甚至連新建的眾多豪宅,包括泉健豪庭、海擎天、世紀濠庭、名門世家、天比高、凱泉灣、寰宇天下、海天居、海明居、君悅灣等等,沒有一個不是獲得局長批准豁免或迴避街影限制而建成超高大豪宅。這些超高大豪宅,客觀上均嚴重遮擋自然風及周圍街道陽光,並且往往超高用盡容積率把地盤之上原屬公眾的空間霸盡,而圍在建築物中間的空間就化公為私成為豪宅住戶們的共有空間。如此特許通融,是縱容基於私利而損害旅遊休閒渡假中心的公共環境。

  現在城市規劃法已經生效,特區政府對於倘有任何豁免或迴避街影限制的建築項目,應當在城市規劃層面進行公開研審,確保基於城市發展的公共利益作出決定。

  本人認為,為了實現旅遊休閒渡假中心的發展方向,修改都市建築總章程的技術篇時不單只不應取消「街影」,而是要在「街影」的基礎上加上具透明度的城規運作,防止損害澳門整體利益而批准豁免或迴避街影限制的行政行為。

 



2014 年 10 月 22 日  星期三   晴天


立法會口頭質詢正式啟動--澳門要推動民主政制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啟動新一輪口頭質詢

促啟動政改五步曲發展民主政制普選待首

 

       口頭質詢事項及問題

 

  建立民主政制,是抑制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真正體現永久性居民政治權利,真正體現「澳人治澳」的良方,同時亦是順應社會發展,以公平競爭取代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的正途。小圈子選特首,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排除於行政長官提名和選舉的法定程序之外,絕對是不民主。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的決定及相關解釋,儘管二零一四年這一屆選行政長官仍只能由選委會選出,但在澳門在基本法框架內將來也可以普選特首。鑑於香港特區要等到二零一七年才開始普選特首,這次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尚可理解。

  無論如何,澳門特別行政區政治制度龐當繼續發展,與時俱進。行政長官在今年爭取連任的政綱中,明文承諾「按照基本法規定,穩步推進民主政治發展」。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 行政長官在今年爭取連任的政綱中,明文承諾「按照基本法規定,穩步推進民主政治發展」。現在,在獲連任的行政展官領導之下,特區政府就「按照基本法規定,穩步推進民主政治發展」有何具體工作?

二、 為免妨礙澳門特區政制的進一步發展,特區政府可否及早籌備,以便行政長官在二零一五年及時向全國人大提出政改建議,啟動特區政改五步曲,改進行政長官選舉法及立法會選舉法,探討普選特首以及增加立法會直選議席的適當模式?

三、 在市政民生事務層面,澳門特區政府是否應籌設由分區直選產生的市政議會處理基層市政及民生事務?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六日



2014 年 10 月 21 日  星期二   晴天


精算後民主昌促特首面對四萬多長者    就提前領養老受損作交代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當日特首出動六十幾個「呢」回答領取養老金長者們版誤導受損問題,

且看現在會不會任由官員卸責……

 精算後民主昌促特首面對四萬多長者

   就提前領養老受損作交代

敬啟者:

本人根據《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七十六條及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事規則第二條(e)項的規定,

就公共利益事項提出質詢,要求書面回覆,質詢內容如後,期予安排。

此致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賀掌門

                            民主昌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書面質詢

  提前開始領取養老金的長者們經過反覆計數核實,發覺當養老金金額調升時,現行公式令長者遭受實質的相對總體損失。行政長官在立法會回應本人提問時,承認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們當養老金金額調升時,按現行公式計算遭受損失,承諾將透過精算師進行精算研究,尋求處理方法。精算研究完成而未公開之際,社會保障基金會一度片面強調「現有計算方式中,提前獲發養老金的百分比相對參考國家或地區為高,一般提前五年領取養老金的百分比大約是70%,而本澳是75%」。本人已經要求政府正視,一些國家地區讓長者提前領取養老金時,已開宗明義說明效果,只是讓那些確須提前領取以應付當下生活需要的人士自願承擔長期相對損失之下作出選擇,而不願承擔長期相對損失的人士自不會提前領取。相反,澳門特區政府官員當年卻是不斷公開解釋表明按公式計算到八十歲時無論是否提前領取都有等額效益,而獲政府資助的眾多老人中心及服務機構亦協同政府官員推廣宣傳提前領取並無損失的訊息,乃致絕大部份年齡達六十歲的長者都樂意選擇提前領取,而至今已選擇提前領取的人士已達四萬多人。四萬多長者並不是自願承擔長期相對損失之下作出選擇,而是誤信政府官員解釋而蒙受相對的損失。

  近期社會保障基金會官員又另行放話,表示提前領取社保養老金的精算報告已基本完成,認為基本分析不建議對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作補償,最後結論仍要政府審批決定,但強調現時提前領取為75%的比例比精算所得出的72%較好,又表示沒有計算須考慮補償的損失。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一、 在行政長官承諾精算研究提前領取養老金的長者們當養老金金額調升時按現行公式計算遭受損失以尋求處理方法之後,社會保障基金會官員安排的精算研究是否迴避計算?有關長者自行以筆算列表都已經能夠具體計算出相對損失數字呈交政府,難道精算師反而不能計算?抑或只是不敢計算?

二、 據有關長者已向政府呈交的筆算資料以2008年開始提前領取養老金推算,當時1700元的養老金加至現時3100元,即使以後不再調升,損失已超過5萬元?即使按社會保障基金會官員透露,在加進死亡機率等苛刻的觀念打折扣,認為提前領取的比率可由75%下調至72%,但政府是否承認,在現時3100元養老金水平上,即使比率可由75%下調至72%,也只是扣減二萬二千餘元?即使苛刻地扣除這二萬二千餘元,現在大批長者蒙受的相對損失仍達三萬多元,是否可以無須理會,無須問責?

三、 這個涉及四萬多位已提前領取養老金而蒙受損失的長者的計算公式及相關安排,倒不是由法律規定,而是純粹由行政法規規範的。既然政府官員聲稱最後結論仍要政府審批決定,是否應由行政長官承擔責任作出決定,向公眾交代?

                          民主昌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