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June 2019 »
SMTWTF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最新文章
促今年內完成公開諮詢...
12/4/2019立法會議員吳...
吳國昌再提書面質詢促...
吳國昌再提書面質詢促...
吳國昌促訂城規方案及...
文章分類
全部 (2125)
訪客留言
最近三個月尚無任何留言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125
留言總數: 1120
今日人氣: 82
累積人氣: 1646513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7 年 7 月 11 日  星期三   晴天


港澳民主政制齊齊上 驚訝 分類: 未分類

  今天香港特區政府公佈政制諮詢方案,估計結果很可能是中間落墨,循序漸進,二零一七年雙普選。澳門方面,學社政制方案爭取循序漸進,二零一九年雙普選。如果澳門不是永遠原地踏步被人拋離的話,學社方案的時序要求,應當是比較合理的吧。

  學社現正密鑼緊鼓,印製政制方案小冊子,準備進一步廣廣宣傳。
  事實上新澳門學社於零七年下半年的第一天已公開發表民主政制方案,獲得部份傳媒的公開評論和部份居民的積極來電或親臨作提議,經收集公眾的批評、輿論的批評和熱心居民的意見;再印製小冊子 ,進一步宣傳,是希望獲得閣下的批評意見,集思廣益,以便改進文本 ,然後正式向權力機關提議。
 
民主政制並非某人某社之事,而是公眾全體的事,請多多支持!
 
  
  關於報章評論
 
 
  好事者留言提及永逸的報章評論,其實早兩日民主權已經印了一份給民主昌;第一個感覺是有點親切感,因為十年前民主昌和永逸都是基本法諮委,間有交手;不想十年後,民主政制方案再獲捧場評一評。
  永逸這評論在憲制層面討論學社民主政制方案的可行性,民主昌認為是有裨益的,特別是也有熱心居民親臨提醒改基本法涉及中葡聯合聲明,以及民主政制最終不且留立法會官委議席等。因此,民主昌已積極建議,在學社政制方案說明當中的立法會選舉環 節內刪去最終仍可能以官委照顧葡裔的尾巴 ,以及正面回應中葡聯合聲明的責任,應可在小冊子中體現。民主昌明天也會在立法會作相關發言。
  至於市政議會/區議會問題,經過一輪對話,加埋楊官匡一再發言,已經好清楚:
1.基本法否定了以前澳葡時代作為二級政權,直接分享稅收(甚至配備市政警察)的市政機構,但明確容許建立非政權性的市政機構;
2.學社提出要建立的分區直選市政議會,正好是非政權性的市政機構。
  民主新明天會在立法會再為此發言,希引起更多關注。
 
 
  關於政府領導層的階級屬性
  
  中共號稱馬列主義政黨,具數十年激烈階級鬥爭經驗,階級分析比我們熟手得多。主要問題是中共及中央政府處理港澳事務的官員(在全球社會主義陣營於六四開槍兩年內全面崩漬的情況下,中國也走上加入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之路)持落伍的重商主義觀念,以為港澳行資本主義就要由一批靠得住的資本家話事(沒落階層對官員來說卻是易於控制)。今年魯平也公開承認,當年是一面倒拉攏資本家。
  可是,現代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已經由政黨參政,不會靠資本家大款粉墨登場啦。

  

 



2007 年 7 月 6 日  星期五   晴天


零九非普選怎抗衡官商勾結 滿足 分類: 未分類

  政制方案提出的行政長官選舉方案,縱使零九年有一人一票選特首,但提名被既得利益操控,只推出被欽定的候選人(甚至「協調」出只有一個候選人),交給全體市民一人一票,對既得利益集團會有什麼衝擊?怎能抗衡官商勾結?

  抗衡之一:政制方案共六個環節,如果「行政長官選舉」之外的五個環節各有進展,例如政制確定走向雙普選、立法會直選佔多數、加強立法會對政府監察權力、引入分區直選市政機構和引入功能界別直選諮議機構,都有抗衡官商勾結的作用。

  抗衡之二:踏出一人一票的一步,對欽定者面對連任時有一定壓力,咁就可能唔敢勾結得太過份。

  抗衡之三:提出民主政制發展,爭取實現民主政制,這些行動本身就突顯出澳人對公眾事務和政治權利的關注,可以令官商有所警剔;在今後的政制發展討論中,大家多發聲,多站出來參加爭取,就是一股抗衡力量!

  話說回來,為什麼官商勾結在澳門管治上成為咁嚴重問題?

  民主昌認為,對統治集團制衡力不足,是重要的外因;管治集團本身的階級處境,是主要的內因。

  試比較一下港澳特區管治班子的分別。港特區管治班子中,傳統愛國愛港(四十年前之左派)並非主流,干政的商界大老板背景多元化,而經過十年實踐,港英留下的政務官群漸取得主導地位;相反,澳特區管治集團中,從公務員系統提拔的技術官僚都是越級提拔之輩(澳葡頂級的政務官員沒有本地化,九九年後已跑清),管治集團由在四十年前鬥爭勝利,經三十多年團結控制民間社會的傳統愛國愛澳陣營主導。民主昌沒興趣理會他們現在是不是真的愛國愛澳,但客觀上,這個現在變成統治集團的陣營有幾個問題:

a.一二.三抗爭深受文化大革命的背景所影響,在政治取向上,漠視國家政府的管治功能(共產革命運動在兩次大戰時,列寧領導的革命陣營跟伯恩斯坦的民主社會主義決裂,把後者批為修正主義;此後在馬列的政治觀中,突出了state apparatus的repression function 同 ideology function, 但漠視了國家機器的管治功能;這種政治觀,在中國文化大革命中推向極致,造反有理,天下大亂。相應地,當年的左派在一二.三抗爭勝利後,也大大鞏固repression function 同 ideology function,包括全面建造各階級階層社群和區域的代表和動員團體,全面控制民間社會,以及發展出佔市場近八成的嫡系傳媒,可是,就特別漠視管治功能,以致在抗爭勝利 後,並不像其他地方民眾抗爭成功後去要求民主參與,故此,這個陣營雖然成功團結領導社會三十多年,但管治能力只是BB級

b.在三十多年的過程中,陣營領袖集團的階級結構產生了重大變化。當年抗爭主力的基層幹部的子姪,無法跟陣營內資產階級成員的子姪相比。主要原因是,在陣營內,資產階級成員有較強的自主力量,成為被拉攏統戰的寵兒,相反,基層幹部的地位基本上來自組織所予,沒有自主性;因此,當年一代領袖一個二個離開之後,陣營內資產階級成員的子姪壟斷了主要的政治地位;碰上中方官員對管治資本主義特區所持的觀念屬於較落伍的重商主義觀念,以為資本主義地區適宜由資本家話事,這些資產階級成員的子姪就得以坐享江山。

c.不幸,這大批坐享江山的權貴,卻由於澳門經濟結構的轉變,卻實際上已淪為資產階級當中沒落的階層!試想想,在三四十年前,本地的建置商、本土銀行和由香港轉到澳門扎根的出口製造商,本來是當時得令的主要資產階級,而今天特區統治集團上層領袖大批自己友,都是這些資產階級成員的子姪。可是,這幾十年來,特別是資本主義全球化之下,本土的銀行已難與國家級和外來的銀行競爭,甚至要面臨擠提靠中資入股救忙;本土的建築商無力跟內地和香港的建築集團競爭,要不是迴避公開競投,根本就沒能力競爭發展土地,本土製造業在經濟結構中早已完全被邊緣化(由佔總產值36%解至6%)。在政治經濟學上,由沒落的資產階級去掌握政權,又有什麼可能不搞官商勾結,不嘗試利用政治權力去謀取利益或保住本應被淘汰的產業?

d.本來這大批新權貴也有優點,就是有高等教育學歷。他們本來是本地少數的較高學歷的社會精英,可是,現在卻變成熱衷於論資排輩,「薪火相傳」,個中原因,學社的政治方案說明中已有闡釋:三十年前,澳門沒有普及教育,能完成中學課程者,十中無一,能晉升大學再回來澳門發展的,更是鳳毛麟角。擔當界別或社團領袖人士的子弟,出國留學回來,就是靠父輩提攜庇蔭,在澳門順利立足,形成了表面上很自然很和諧的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的局面。至於能出外完成高等教育,但在澳門沒有父輩提攜庇蔭的,要立足發展便十分困難,當中不少人就基於澳門「行頭窄」,沒有立足發展機會而在外地發展。可是,這三十年來,澳門整體社會結構已發生根本變化。現在澳門小學至初中已推行普及教育,本地的大專機構已有十多家。年青一輩高學歷和希望以澳門為家的,大不乏人。根據人口普查資料,由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六年這十年間,澳門總人口增長百分之二十一,而當中完成高等教育人口則增長達百分之一百五十二,顯示潛在的社會精英結構已發生重大變化。無論在經濟領域、專業領域、社區領域,還是政治領域,年青一代人材需要的,不是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而是公平競爭。

對於澳特區的管治陣營特質可能引致的基本管治問題,學社一直是嚴陣以待的。我們絕不是希望等待他們暴露大醜聞大危機,而是一直試圖督促提醒和警告。

由於管治集團本身存在強烈的官商勾結潛質,民主昌在公元二千年向特首提問時已直接提醒防止官商勾結近水樓台先得月,可參看立法會會刊第一組34/2000第2頁

對於現澳特區管治集團可能缺管治能力的問題,學社在九十年代初期已正面提出,並且要為此發起管治能力之戰。下圖是1993年學社出版《新澳門》創刊號其中一版(也算是歷史文物了),請參閱:

 93年新澳門 

 

 

 

 

 

 

 

 

 

 

 

 

 



2007 年 7 月 3 日  星期二   晴天


2007-07-03 分類: 未分類

 推動澳門民主政制的立論基礎

  新澳門學社民主政制發展方案的第一份說明,已經在澳門部份報章刊登了。

  學社的政制方案共六個環節,六個環節的說明陸續推出,今天見報的是第一個環節「凝聚共識,建立體現民意、順應社會發展的民主政制發展方向」。

 推動民主政制,是體現公民平等政治權利,回應居民歸屬感,順社會結構改變和抗衡官商勾結的正道。

 

公民平等政治權利

  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十六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衡量居民生活質素的一個重要指標,是居民在公眾事務上有沒有平等的參與權和決定權。新澳門學社主張,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民主政制發展,應當充分體現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公平行使選舉權利為核心,循序漸進地建立實現所有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平等政治權利的民主政制。

回應居民歸屬感

  特區成立之前,民主昌和民主新多次採取街頭社會行動表達意見,爭取免費教育,限制輸入勞工,抗議黑幫作反等等,通常參加行動的只是小貓 三兩 ,連當年反對濫用外勞的「大」遊行也不過百多人;可是,九九以後,民主昌民主新採街頭社會行動不多,反而大部份時間是協助或參與澳門居民多式各樣的社會行動。至於每年五一遊行的規模,更是回歸前反對濫用外勞的「大」遊行的幾十倍。

  澳門回歸之後,澳人的歸屬感加強了,直接效果是政治輸入(political input)大大增強,政制不改革,建制排擠民意,必然這成社會鼓噪和捇大政治輸出(political output)的民意落差,這成更大的鼓噪。

精英結構改變期望公平競爭

  引用學社的說明稿:

  三十年前,澳門沒有普及教育,能完成中學課程者,十中無一,能晉升大學再回來澳門發展的,更是鳳毛麟角。擔當界別或社團領袖人士的子弟,出國留學回來,就是靠父輩提攜庇蔭,在澳門順利立足,形成了表面上很自然很和諧的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的局面。至於能出外完成高等教育,但在澳門沒有父輩提攜庇蔭的,要立足發展便十分困難,當中不少人就基於澳門「行頭窄」,沒有立足發展機會而在外地發展。

  過去三十年來,澳門華人社會提拔人材的慣用規律,例如特首就是六、七十年代社會領袖之子;商界出身的主要官員和行政會議成員,都是當年有社會地位人士的子姪。

  可是,這三十年來,澳門經歷了工業化和後工業化的變遷,工業產值在八十年代中期上升至佔地區總產值百分之三十六,而今天所佔比重卻下降至百分之六。整體社會結構已發生根本變化。現在澳門小學至初中已推行普及教育,本地的大專機構已有十多家。年青一輩高學歷和希望以澳門為家的,大不乏人。根據人口普查資料,由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六年這十年間,澳門總人口增長百分之二十一,而當中完成高等教育人口則增長達百分之一百五十二,顯示潛在的社會精英結構已發生重大變化。無論在經濟領域、專業領域、社區領域,還是政治領域,年青一代人材需要的,不是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而是公平競爭。

  在政治領域,推動民主政制發展,正是順應社會發展,透過公平競爭出人材,讓所有人憑自己的能力,在競爭中選擇適當的立足點和發展機會。因此,在政治制度上,必須循序漸進地全面清除不符合公平競爭原則的舊有機制。

抗衡官商勾結

  平情而論,自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後,市民的歸屬感已顯著加強,而澳門整體經濟在中央政府政策支持下亦大有發展。可是,由於政制不民主,本應可透過選舉權利促使當權者負責的絕大部分澳門永久性居民當面對不公平不合理的施政時,都深感無奈。

  由於行政長官不是由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立法會議員不是全部由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不能以基本法確保的選舉權去促使當權者負責。於是,賤價批地、工程超支、黑工泛濫,乃至環境破壞等現象,一直都是喝而不止,而行政長官及各級官員仍是「好官我自為之」,終導致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形成民憤,亦暴露出鉅大貪腐問題。

  建立民主政制,是抑制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真正體現永久性居民政治權利,真正體現「澳人治澳」的良方……

  咪住,政制方案提出的行政長官選舉方案,縱使零九年有一人一票選特首,但提名被既得利益操控,仍只是假普選,例如只推出賀常委、崔司長、譚司長當中兩人,交給全體市民一人一票,對既得利益集團會有什麼衝擊?怎能抗衡官商勾結?這是需要進一步辯論的議題。請大家多提意見,也請看看學社方案的完整版

 

 

 



2007 年 7 月 2 日  星期一   晴天


民主政制發球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燈登燈櫈 燈登燈鄧             民主政制開波

 

公元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 ,學社總領導民主智毅然從南昌移師返澳主持大局,擺出民主堅民主新民主昌三將,還有民主希率視訊機兵從旁掩護,正式發佈了民主政制發展方案。民主政制討論,算是正式發球了  

民主政制發展方案包括:民主政制發展方向、行政長官選舉、立法會選舉、加強立法會監察權力、設立分區直選的市政機構、諮詢組織引入界別直選等六個環節。未來幾天,我們會陸續向傳媒公佈每一個環節的進一步說明。

發表民主政制發展方案,希望短期內盡快吸取您的寶貴意見   (請點選連結http://newmacau.org/main.php看看),公眾的批評,輿論的批評,盡快糾正錯漏和作出必要的進一步研究,然後印製小冊子,正式進行廣泛的宣傳,以及向權力機關提議。

 

三步曲 絕不急進

 

 

主張二零零九年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乾脆利落。

 

實質上只是十分穩重的循序漸進要求。

 

別以為民主昌想趁政改,突然攝身埋去搏一搏。老實說,民主昌才不願意無厘頭搞到自己咁大壓,分分鐘迫爆心血管幾個支架  

 

事實上,一人一票不等於普選。普選,必須在提名、競選和投票層面都保障全體公民享有平等的權利。

 

試想想,由來來去這批人組成的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肯定只會推出中央政府和傳統陣營(特別是商界)領袖們放心接受的人作候選人,民主新民主昌等等,連門隙都不會有。試想想,(以目前趨勢)零九年推出賀常委、崔司長、譚司長當中兩人,交給全體市民一人一票,對既得利益集團會有什麼衝擊?

 

政制方案內行政長官選舉改革的路線圖和時間表,簡而言之是三步曲:

 

第一步 為了尋求一條可行的民主發展之路,我們只是要求零九年先嘗嘗一人一票(在欽點的候選人中)選特首(不是說,中共不怕民主選舉,只要預先操縱結果便行的嗎);

 

第二步 再過五年,即二零一四年選特首時,切實用功能界別接比例直選的方法去產生大多數的提名委員(現行「間選」方式,早就產生了有財勢者收買、製造社團的怪現象,不予取締,終會弄至醜態百出,特區大亂),令提名機制變得較為公平開放;

 

第三步 又再過五年,即二零一九年,引入三千名公民聯署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機制,屆時方可達致真正的「普選」。

 

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十年不變,花二十年才開始真正普選特首,還不夠穩重?!

 

 



2007 年 6 月 30 日  星期六   晴天


 零七.七一 澳門民主政制開波 分類: 未分類

 

 零七.七一          澳門民主政制開波

  新澳門學社在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 在澳門發表民主政制發展方案

  民主昌在迎接 1/7/07 ,開始在此試下寫網誌,為爭取澳門民主政制的方案吶喊。特別是呼籲澳門的朋友,爭取民主政制!!!

  要看政制方案,從現在起,點選連結http://newmacau.org/main.php即可。

   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已逾七年半,為了充分實現澳人治澳,讓澳門居民公平有效行使政治權利,民主昌都認為,應該是凝聚全民共識,以確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民主政制發展路線圖與時間表的時候了。

  在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何特首回應民主昌公開提問時,承諾在二零零七年下半年進行全民諮詢。到了二零零七年下半年開始的第一天,新澳門學社正式提出了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民主政制發展方案,包括:民主政制發展方向、行政長官選舉、立法會選舉、加強立法會監察權力、設立分區直選的市政機構、諮詢組織引入界別直選等六個環節,期望有助於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民主政制發展。

  為什麼要爭取民主政制呢?

  平情而論,自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後,市民的歸屬感已顯著加強,而整體經濟在中央政府政策支持下亦大有發展。可是,由於政制不民主,本應可透過選舉權利促使當權者負責的絕大部分澳門居民,面對不公平不合理的施政,都深感無奈。由於行政長官不是由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立法會議員不是全部由永久性居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來,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不能以基本法確保的選舉權去促進使權者負責。於是,賤價批地、工程超支、黑工泛濫,乃至環境破壞等現象,一直都是喝而不止,而行政長官及各級官員仍是「好官我自為之」,終導致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形成民憤,亦暴露出鉅大貪腐問題。

  再者,由一九九六年至二零零六年這十年間,澳門總人口增長百分之二十一,而當中完成高等教育人口則增長達百分之一百五十二,顯示潛在的社會精英結構已發生重大變化。無論在經濟領域、專業領域、社區領域,還是政治領域,年青一代人材需要的,不是權貴提攜、任人唯親、裙帶關係,而是公平競爭。

  民主政制,是抑制官商勾結利益輸送,體現居民政治權利,體現公平競爭,真正體現「澳人治澳」的良方;大家來爭取民主政制,這一份努力,亦是一股抗衡抑制官商勾結利益輸送的力量。

熱身賽 友誼波

   七月一日 開波之前,何特首周遊列省,散散貪腐案同五一開槍後的心,曹掌門在澳門把關先接一招,開始了民主政制討論的熱身賽。

話說 六月五日 ,民主昌在大會上發言,主張建立一個的分區直選區議會和區管會制度。曹掌門隨即要求民主昌澄清,澳門基本法內沒有區議會。民主昌話基本法第九十五條市政機構條款可容納類似香港區議會的市政議會……,卻即時被掌門終止發言。曹掌門聲言,澳門特別行政區沒有市政議會,基本法起草時已決定取消市政議會。

新澳門學社為此發表聲明,指出: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之後,作為臨時澳門市政機構組成部份的澳門市政議會及作為臨時海島市政機構組成部份的海島市政議會,均曾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合法運作逾兩年;從基本法政治體制發展的角度,澳門特別行政區在基本法第九十五條規定的基礎上,妥善規範這個類似香港區議會和地區管理委員會制度,作為適合本地實況,有效回應各區市政事務的的非政權性市政機構。

另一邊廂,曹掌門會見傳媒,重申立場,還引用吳邦國委員長的言論,認為若超越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原則,會是「死路一條」。

六月廿八日 ,民主新在大會發言指出,從基本法討論到定稿,草委會從未公開透露市政議會將被取消的訊息,反而在基本法中訂明市政機構的存在,及在產生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中讓「市政機構成員的代表」與「立法會議員的代表」並列作為選舉委員會的組成部份。民主新指曹掌門之「已決定取消市政議會」之說乃胡說八道。不應認為基本法政治體制內未直接提及「區議會」而誤以為不修改基本法就不能設立分區直選深入回應各區環境、衛生及文康事務的類似香港區議會的機制,而零一年特區政府決定建立民政總署取消市政機構,是嚴重損害基本法的嚴謹性。

在這場熱身中,群起反撲的三大護法分別是楊官匡,劉副掌門和曹掌門。

楊官匡以原基本法諮委會秘書處工作人員身份,證實當年基本法草委決定取消澳葡原有的兩級政權設計下的市政機構。劉副掌門對區氏的發言表示強烈抗議,指二零零一年立法會是大多數票通過設立民政總署法律,認為嚴重損害基本法的嚴謹性之說毫無依據。曹掌門隨即以原基本法草委身份聲言,第九十五條提及的非政權性市政機構,是有出處的,絕不是偸偸地去修改,認為民主新侮辱全體基本法草委會委員相當不正確,也不可容忍。至於引述吳邦的言論,乃回應記者提問發表認同意見,不是針對民主昌的區議會發言。

民主昌就話,這場熱身可以當作是友誼波。曹掌門 六月五日 口快快 說澳門特別行政區沒有市政議會,當年草委決定取消市政議會,等到被質疑時,就偷換概念,鄭重證實澳門特別行政區沒有「兩級政府設計的」「政權性的」市政議會,當年草委確實決定取消「兩級政府設計的」「政權性的」市政議會。

民主昌以原基本法諮委的身份,也願意出來證實,基本法確實不容納「兩級政府設計的」「政權性的」市政議會,而民主昌提議的,新澳門學社政制方案主張的,參照香港區議會制度的分區直選市政機構,就是要設立一個非政權性的市政議會。希望民主新、曹掌門、劉副掌門、楊官委和民主昌一道,就在如何建造適合澳門需要的非政權性市政機構上,好好合作,擦出有建設性的火花  

Carryon

  回想這個民主政制發展方案完稿前的關鍵階段,真是驚濤駭浪。冠心病暴發,三條主血管塞了兩條,臨時要做心臟導管手術。好一些個案都要拜託民主新代為跟進。這時候,卻聽聞連續三單心臟導管手術醫療事故死亡 。結果,在民主昌心血管植入四個支架,暫時延續生命,而家裡大部份積蓄都蒸發掉了  

  這樣的安排,對民主昌是太仁慈了:既可以活下來,還有效提醒要珍惜短暫的生命,去做點事,包括出來試下寫網誌。

  以和平手段,爭取民主政制,其實是替天行道。

  主,讓我作祢和平的工具……

In younger days I've told my self, my life would be my own, And I'll leave this place where sunshine never shone. For my life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rising sun, And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