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November 2020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最新文章
強制參與都市更新須政...
促巴士新合約重視公共...
促今年內完成公開諮詢...
12/4/2019立法會議員吳...
吳國昌再提書面質詢促...
文章分類
全部 (2127)
訪客留言
Livetra bio... (joittee)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127
留言總數: 1121
今日人氣: 66
累積人氣: 1732950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07 年 10 月 18 日  星期四   晴天


教師直選代言人 不要皇帝選妃 驚訝 分類: 未分類

話說零五年底,立法會通過非高等教育法時,崔安安回應民主昌追問,聲稱同意在教育委員會引進教師代表。

兩年來,我們不斷追問,要求開始建立功能界別直選參與政府諮詢組織。只有老師可直選代言人入教育委員會,只有社工可直選代言人入社會工作委員會,老師,社工的專業權益才會有保障,老師,社工希望解決的多層次問題才可能逐一處理。今年有老師,社工公開參與十.一遊行抗爭,正說明問題的嚴重性。

可是,側聞當局有意出怪招來應付引進教師代表的問題,構思中的怪招是打算要有意參加教委會的老師找五百或一千個教師聯署提名(除非是校長安排,個別教師找這麼多提名人將十分困難),然後交給當局,但不是進行投票選舉,而是任由當局像皇帝選妃般挑選。與其坐聽消息,看怪招會不會真的出來獻世,倒不如主動提出正路的直選方案,請當局考慮。

因此,學社總領導民主智又率民主新、民主昌出擊,提出具體的教師直選教委方案:

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何厚鏵台鑒:

請盡早落實教育委員會功能界別直選機制 

  行政長官在二零零五年開始提出要全面檢討政府的諮詢機構。踏入二零零六年,隨即成立了舊區重整諮詢委員會、婦女事務委員會,並委任出全部成員。公眾輿論對於委任人選頗有議論,評價是「新意欠奉」、「來來去去這班人」、「依樣畫葫蘆只重名份與排位」……。

  零六年十二月十三日社會文化司司長在立法會細則性審議非高等教育綱要法時,向議會明確表示:「希望能夠引進教師的代表」「引入一些希望由教師選取出來的代表,更加將教育委員會的參與廣泛性和透明度提高」。可惜至今仍未實行。儘管教育委員會長期存在,但缺乏教育界直選參與的機制,專業教師面對的問題不能有效反映。今年 十月一日 ,專業教師參與了由祐漢公園出發的抗爭性遊行,就當前教育領域逼切問題發聲。

  新澳門學社促請特區政府及早修訂教育委員會之組成,引入足夠數量的直選議席,讓基層教育工作者充分參與。我們建議教育委員會初步引入功能界別直選的機制如下:

一、設立教育界直選產生的委員十人;

二、參選者為須持教師工作證之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並獲至少五十名持教師工作證之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提名;

三、參選者自行提供參選宣傳資料,交由教育暨青年局公平分發予每一位持教師工作證之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

四、由持教師工作證之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以一人一票方式選出十位教育委員。

  功能界別直選將有助提高各界別人士對公眾事務的關注、創造具自主獨立專業群體及人士的成長空間、加強對特區的歸屬感。功能界別直選產生的成員將會為他們參加的諮詢機構注入新動力,從而將更有效促使特區政府吸納民意,推動行政工作。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現行諮詢機制應當引入功能直選制度,可由已具充分可行條件進行功能界別直選的專業界別開始,逐步擴大實行功能界別直選的範圍。我們建議立即著手在教育委員會設立由教育工作者直選產生的議席。進一步著手在社會工作委員會設立由社會工作者直選產生的議席,以及籌組常設性質的醫療事務諮詢組織,引入由醫療、護理等界別的專業工作者直選產生的議席。然後,逐步擴大教育委員會、社會工作委員會及常設性質的醫療事務諮詢組織內由專業工作者直選產生的議席至該委員會成員半數以上。當條件成熟,各種監察、協調及諮詢性委員會在可行情況下均加入由相關功能界別直接選舉產生的成員。



2007 年 10 月 16 日  星期二   晴天


促進民主獲響應 法院失職待回應 開心 分類: 未分類

十七大胡庄家主張澳門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動民主。現在澳門經濟急速發展,政府三百億滖存將在本月底開倉派糖「改善民生」,唯是推動民主未有成效。

今天立法會開鑼,民主昌不妨響應推動民主,在立法會正式呼籲:

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已近八年,澳門居民對公眾事務和政府施政日益關注,紛紛以各種形式表達意見。未經絕大多澳門居民投票揀選的政府領導人,愈來愈難以獲得市民的信任。為了充分實現澳人治澳,讓澳門居民公平有效行使政治權利,清除官商勾結利益輸送之疑慮,以及體現政府領導人須獲全體居民認同信任的原則,現已刻不容緩須凝聚全民共識,建立民主政制發展的路線圖與時間表。

民主政制發展應當由特區政府統籌,在中央政府關注下,進行全民諮詢。行政長官於零五年回應本人提問時,公開承諾在零七年下半年進行全民諮詢。可是,零七年下半年已過了一半,政府仍未啟動民主政制的全民諮詢。行政長官於零七年八月再回應本人提問時,聲稱今年十月底才會就行政長官選舉法、立法會選舉法和選民登記法的修改進行諮詢,而對於設立市政機構,則聲稱政府未有準備。

為此,本人敦請行政長官立即著手,領導特區政府做好統籌諮詢及推動民主政制發展的工作,切莫推卸責任,再失信於民。啟動民主政制發展諮詢工作,應當正面建立澳門特別行政區民主政制發展的路線圖與時間表,正面研究設立市政機構,絕不能僅以行政長官選舉法、立法會選舉法和選民登記法個別條文的小修小改來轉移視線。

本人認為,澳門特別行政區政治體制須循序漸進,朝向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體成員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普選產生的方向發展。零九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應該開始讓澳門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以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並循序漸進開放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機制,最遲於二零一九年實現開放提名、公平競選、一人一票的行政長官普選。零九年將立法會間選議席及官委議席均減至五席,直選議席相應增至十九席,並循序漸進繼續減少立法會的間選議席和官委議席,相應增加立法會的直選議席,邁向普選立法會,以及加強立法會的監察權力。

對於設立市政機構,不要再消極地毫無準備,而應積極面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應當參照香港區議會模式,設立一個由分區直選產生的市政議會,受特區政府委託為居民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衛生等服務,並設立市政管理委員會及由多個涉及民生相關部門代表參與的各分區服務中心,配合市政議會,深入處理基層市政及民生事務。政府各諮詢協調組織,逐步引入功能界別直選機制,更有效吸納民意。

 

  明天是司法年度開幕,民主昌在日誌呼籲終審岑院長同中級賴院長,正面回應澳門法院令一國兩制蒙羞的大問題。香港工人示威,法院可以主持公道,迅速可決港警不准示威行港九市中心的阻撓,澳門工人社會行動受警方阻撓,卻被法院推三推四。

  推三推四,給予司法援助,又藉口事情過去予以歸,然後還向獲司法援助窮工友追討司法費!這是什麼司法系統?民主新今天也趁立法會開鑼,轟其一炮。

  且看明天岑浩輝和賴健雄有何話說。



2007 年 10 月 14 日  星期日   晴天


觀十七大 迎太極高手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中共十七大舉世注目。本來一個政黨的大會,只是一個黨的家事,不是該黨黨員,理應少理,無謂「干涉內政」。可是,在一黨專十三億人之政的體制下,這個政黨大會卻又是茲事體大,惹人注視。

十七大之前,政論上,有左派的反三個代表論,右派的民主社會主義,但當然都不足以動搖胡濤庄家的和諧社會居中路線。外界推測在胡濤庄家協調之下,團系人馬將紛紛進佔核心組織,參掌國家大權。

論政治改革前景,對比中共二十年前後,只能叫人歎息。

二十年前,中共十三大決議,推行政治改革,頭一項就是「實行黨政分開」!記得當年本是鄧胡趙三頭馬車帶路,不料湖南一場學運,觸動鄧小平等元老的文革恐懼症,臨時把胡邦庄家拉下來,轉由趙庄家推出十三大決議。

黨政分家,不是動搖一黨專政之根本嗎?可是,這在當年世界社會主義陣營諸國中,亦非特別激進的改革方向。二十年前,資本主義陣營與社會主義陣營全球抗爭,互有危機。世界社會主義陣營諸國紛紛尋求更新的出路。所求者,不是死命保住一黨專政眾政治官僚之統治地位,而是尋求在兩大陣營全球抗爭當中的社會主義出路,因而可以有廣大的胸襟和氣魄。

不過,中共十三大之後兩年,六四鎮壓,趙庄家下台,接著兩年,世界社會主義陣營也崩漬了。

中七大的政治改革出路可以怎樣?胡庄家的和諧社會、和平發展、科學發展觀等務虛的概念,乃至廉政反腐,在政制含義上都離不開在接受資本主義經濟和平演變之下想方設法保住一黨專政眾政治官僚之統治地位的格局,既無實質的政制改革,更沒有可以反制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在中國進行和平演變的體制回應。

照外界推測,十七大後,中國將是共青團組織培養出身加上有高幹家庭背景的團派當道。這些中共養成精英,有豐富的政論政爭常識,分別擔任過各級領導,問題是在重人治輕法治的大環境下,這批人馬並非憑實幹公平競爭,建功立業獲人民支持的精英。試想想,一個個組織培養出身加上有高幹家庭背景的人,憑組織人事關係獲安排去當領導,其共同專長是政論政爭常識,最出色的恐怕是掌握政治風向、政治包裝和政治走位吧。於是,這批盛傳即將上位的紅人,一個二個,分別在其管治範圍內爆發過隱瞞沙士疫情、賣血大規模連環擴散愛滋病、太湖生態大災難、富豪利用權力大走私販毒案等等,其共同結果是,他們都沒有主持或主動清理這重大問題以建立政績,而是成功地脫身讓責任歸於上一任領導、下一任領導或其下屬。(幸好都沒有把責任推往上一級,胡庄家可以安心)這樣的班子,可以推動實質的政治革新嗎?

因此,展望將來,中共將繼續在任由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在中國深入推行和平演變的大背景下,大耍太極奇功,竭力左支右絀地挪移應付各種矛盾,在盡可能長的一段期間死命保住一黨專政眾政治官僚之統治地位。



2007 年 10 月 13 日  星期六   晴天


統治者的視野 鬱悶 分類: 未分類

  曾特首昨天發表了民主→文革的偉論,立即成為箭靶,大抵有排唔能甩身。

同日,劉堯堯在澳宣稱充份諮詢了各位,拍板建捷運。

  民主昌看來,都是滑稽之作。

  究竟是民主→文革,還是不民主→文革?難怪明報社論主張,推行國民教育須從曾特首開始。

  捷運方案在劉堯堯手上,吹風一輪,並無展示、分析、回應眾多民間意見,就拍板去馬,這算是什麼諮詢?

  在意識形態而言,兩樁滑稽之作,同樣是基於統治者經驗立場的官本位的意識投射。

四十年前,毛澤東領導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中共政治官僚發動,利用群眾運動進行官僚派系鬥爭,結果亦令眾多政治官僚身受其害。其中最高層者,國家主席劉少奇被屈辱至死,鄧小平亦多災多難。於是,二十年前,在鄧胡趙三頭馬車統治下,一場地區性的大學生運動,已經令統治者想象到文革重臨,不惜把總書記胡耀邦拉下馬,讓其屈辱以終。十八年前,一九八九,當政的中共政治元老,大都身歷文革風暴。他們精於利用群眾進行鬥爭的技倆,亦害怕成為群眾運動鬥爭的受害者,眼中只有權力,面對人民力量,就不惜血腥鎮壓自己的同胞。時至今日,一些以統治者或其智囊自居的共幹與護法之流,亦同樣對香港民眾爭取民主,內地維權者表達訴求,都充滿敵意,認為不制止就會遭受文革式的奪權。儘管在學理上和中共本身的定論中,已肯定是:不民主→文革,但基於統治者的經驗立場,卻仍然投射出恐怕民主→文革的非理性意識。

  在統治者而言,呵呵,最理想的是:大地在我腳下,國計掌於手中,哪個再敢多說話……

 

  捷運方案,來到劉堯堯手上,從統治者的立場說,是勢在必行(上任前已有三次不同方案的公開諮詢──雖然亦都是並無展示、分析、回應眾多民間意見的,而本官任期僅剩兩年多),拿方案出來再公開亮相,是為了吹風,看各界反應,睇下有邊處特別非常唔妥,就盡量避一避,然後(當然不會認真展示、分析、回應眾多民間意見)就去馬。

這樣子把海陸空口岸連接往賭場酒店區的捷運系統去馬,最有利的當然是賭場酒店區,特別是遠離原有市中心的金光大道賭場酒店區,其次大得益者是捷運站旁的地產發展商,包括海天居(還記得去年政府以九億批給一個月後就以超過八十四億轉售八成地權的地段嗎)和大潭山一號(中央政府不准填海就改為鑿山的傑作)等等,地價樓價當藉此而騰雲了。

特區成立以來,為方便利益輸送,一直不進行總體城市規劃。市內交通問題,主要是:在官商勾結下,政府協助車商賣車賺錢,又協助自己友發展商賤價圈地賺錢;至於大量賣車做成市面大量車輛所需的配套土地資源,早被自己友發展商刮走了                              

  於是,大官拍板,捷運避開亂糟糟的市內線,專走外圍,益賭場酒店同個別發展商。



2007 年 10 月 11 日  星期四   晴天


雙十兩批勞工行動 鬱悶 分類: 未分類

零七年十月十日澳門原專營賭公司娛職人員和政府外判項目清潔工分別發起了公開請願行動。

07.10.10娛職遞信終院

娛職遞信終審法院

07.10.10娛職遞信特首

娛職遞信何特首

07.10.10娛職集體行動

  娛職申訴的問題,涉及澳門員工假期保障的法制基礎,茲事體大,請參看昨天的日誌。

特首一再宣示政府外判最低工資 對工友竟仍未實現!

  政府外判項目工作的清潔保安人員最低工資制度已經研究經年,在政府外判項目工作而處於在職貧窮的工友早就渴望多時。近特區政府已宣內由今年九月開始推行在政府外判項目工作的清潔保安人員最低工資制度,但眾多原從事政府外判工作清潔保安人員均抱怨未能受惠,也不知等到何時才受惠,認為制度存在大量漏洞。例如這一批在政府外判項目工作的清潔工人,現在月薪仍只有二千餘元,不知等到何時才有最低工資。工友問公司,管理人的講法是縱使政府外判項目合約正式更新時,只要資方分配其到其他地方上班,就繼續不會有最低工資!

話說特區成立以來,何特首的兄弟可能出於愛澳愛澳愛財之衝動,毅然不避嫌,積極包攬不少政府外判的清潔、保安任務,為特區作出貢獻。因通脤重現,基層工友陷於在職貧窮,苦不堪言,期望落實推行就業綱要法期許的最低工資。何特首同譚源源起初就卸畀中總工聯與官方合謀的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研究,經幾次工人示威沖擊後,何特首一眾高官就一再高調預先宣示要先籌備推行政府外判清潔保安的最低工資。不過,一研究又是研究經年。民主昌有時經過公園,都有工友追上來問最低工資幾多同幾時有。

好了,高官預先宣傳夠了,終於隆重宣佈由今年九月一日起實行最低工資了,但不少在外判項目工作的工友到九月底出糧,又係依舊雞碎咁多,有屁個最低工資!

原來在何特首領導下之政府十分體貼承判商的需要,實行最低工資只是強制當九月一日之後再有之外判合約才實行。嘩,對工友來說,幾時先至真有最低高工資呢?現在仍冇最低工資,點知公司幾時再簽約,點知下次換約是不是公司繼續承辦?要知道,出來當清潔洗公廁的,個個都是為了養家,不會是賺錢買花戴,在職貧窮之苦好難頂。

雖有個別老板老老實在九月開始出了最低工資(月薪四千餘,相當於工資中位數六成吧了),但何特首的愛國愛澳兄弟或許坐定粒六將來合約到期實係佢繼續承辦,一於堅持等將來換約方有最低工資。四十多名工友集體去勞工局申訴,臨出發還遭公司管理人驅散。不過部份工友不甘心,臨時又上了勞工局。

民主昌認為,在研究經年,特首及主要官員一再預先宣傳之下,政府外判項目工作的清潔保安人員最低工資制度在正式實施時竟不能讓工友立即受惠,亦未能向工友說明何時受惠,實在可惜。特區政府現在除了須向工友詳細解釋及提供協助外,更應當進一步協調,採取適當措施,包括在必要時稍為調整合約條件,促使在政府外判項目工作的清潔保安人員立即享受最低工資保障。同時,一般從事清潔、保安、物業管理及製造業的本地基層人員,在現今通脹壓力下,深受在職貧窮之苦,亦急需尋求最低工資的保障。特區政府是應立即進一步著手籌劃,在明年推行給予一般從事清潔、保安、物業管理及製造業的本地基層人員的最低工資制度。

 

07.10.10清潔工要落實最低工資1

07.10.10清潔工要落實最低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