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昌在此
newmacau
等級: 銀VIP會員
暱稱: 民主昌
性別: 男
地區: 花地瑪堂區
« November 2020 »
SMTWTFS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
最新文章
強制參與都市更新須政...
促巴士新合約重視公共...
促今年內完成公開諮詢...
12/4/2019立法會議員吳...
吳國昌再提書面質詢促...
文章分類
全部 (2127)
訪客留言
Livetra bio... (joittee)
每月文章
日誌訂閱
尚未訂閱任何日誌
好友名單
網站連結
##新澳門學社##
最近訪客
最近沒有訪客
日誌統計
文章總數: 2127
留言總數: 1121
今日人氣: 79
累積人氣: 1733407
站內搜尋
RSS 訂閱
RSS Feed
2018 年 1 月 16 日  星期二   晴天


促糾正官僚扭曲基本法的反民主取態 16/1/2018立法會議員吳國昌議程前發言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糾正官僚扭曲基本法反民主取態

建立符合「非政權性」實行分區直選的市政機構

 16/1/2018立法會議員吳國昌議程前發言

  本人已一再公開指出,同是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早已根據基本法設定的非政權性區域組織實行分區直選區議會成員的制度,而近年已經完全撤銷官委區議員。民選區議會既是諮詢組織,亦得受政府委託提供康樂文化衛生服務。這是政府社區民生服務上的社區民主參與,絕不是另一級政府。由此顯見基本法所界定的非政權性,沒有絕對的排斥民選機制

  可是,澳門特區政府設立非政權性市政機構諮詢文件內竟然特別明文指定非政權性就是不可能設置民選代議機制行政法務司來立法會回答質詢,竟然害怕民選市政機構就會變成澳葡時代的另一級政府,又害怕民選的成員向市民負責而不是向政府負責。

  必須指出,特區政府對於在官方諮詢文件內第14-15{對市政機構「非政權性」的界定}竟明文指定「非政權性」就是不可能設置民選代議機制,分明扭曲基本法條文定義。當前的現實是官僚把政府和市民對立起來,害怕接受市民負責的民選成員監督,害怕民選的成員向市民負責而不是向政府負責。事實上,政府本身就應當向市民負責,政府社區民生服務實行社區民主參與,接受向市民負責的成員監督,根本並無矛盾。

  在尋求既符合「非政權性」又實行分區直選的方案方面,即使諮詢文本方案內的市政諮詢委員會全部由分區直選產生,整個運作架構根本就等同香港特區現行的區議會,根本不可能抵觸非政權性的界定。進一步而言,只要確定此市政機構不可能有稅收,不可能有特區政府具體委託工作範圍外的執法權力(例如設市政警察)則即使把民選機制由諮詢委員會推進至方案中的市政管理委員會部份議席,亦只不過是體現進一步的社區民主參與而絕不涉及地方自治,不會是澳葡時代的另一級政府因此,當前阻止澳門特區實現社區民主參與的關键,不是非政權性的定義,而是官僚把政府和市民對立起來,害怕接受市民負責的民選成員監督!

  本人重申,非政權性市政機構的官方諮詢文本的誤導,以及官僚的反民主立場,應當受譴責,及早糾正。

  

 



2018 年 1 月 15 日  星期一   晴天


斥害怕向市民負責的立場扭曲定義阻民主參與 吳國昌促建立民選非政權性市政機構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斥害怕向市民負責扭曲定義阻民主參與

             吳國昌促建立民選非政權性市政機構

 

書面質詢

  行政法務司來立法會回答質詢,竟然害怕民選市政機構就會變成澳葡時代的另一級政府,又害怕民選的成員向市民負責而不是向政府負責。事實上,作為明確有別於澳葡時代另一級政府設計,澳門特區的市政機構不可能有稅收,不可能有特區政府具體委託工作範圍外的執法權力(例如設市政警察),因而不可能是另一級政府。可是,害怕民選的成員向市民負責的反民主立場,嚴重窒礙社區民主參與。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同是實行一國兩制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早已根據基本法設定的非政權性區域組織實行分區直選區議會成員的制度,而近年已經完全撤銷官委區議員。民選區議會既是諮詢組織,亦得受政府委託提供康樂文化衛生服務。這是政府社區民生服務上的社區民主參與,絕不是另一級政府。特區政府是否承認,基本法所界定的非政權性,沒有絕對的排斥民選機制?

2、    特區政府是否承認,政府本身就應當向市民負責,而政府社區民生服務實行社區民主參與,接受向市民負責的成員監督,根本並無矛盾?

3、    射區政府可否及早從害怕民選的成員向市民負責的反民主立場解脫出來,不再把害怕民主監督的觀念誇張表述成非政權性機構就不容民選的扭曲定義,讓澳門特別行政區建立分區直選體現社區民主參與的非政權性市政機構?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十五

  

 



2018 年 1 月 11 日  星期四   晴天


吳國昌啟動新一輪口頭質詢 促全面交代政府輕軌路線發展計劃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啟動新一輪口頭質詢

促全面交代政府輕軌路線發展計劃

 

口頭質詢事項及問題

 

  根據特區政府運輸工務範疇的施政方針,特區政在輕軌路線建設工作上集中於完成氹仔線、開展預備連接氹仔線的媽閣站基建以及開展石排灣與氹仔線連接點前期工程,而又在方針附件中表明研究澳門輕軌連接橫琴。至於政府列為輕軌第一期工程一部份並已完成公開諮詢的媽閣經澳門半島東岸連接關閘線,以及列為輕軌第二期的媽閣經澳門半島西岸連接關閘線則未有提及。今年一月五日運輸工務司來立法會回應口頭質詢時突然透露,將開展研究由關閘經新城A區再接氹仔的路線,令公眾感到政府的輕軌計劃飄忽不定由於輕軌建設嚴重脫期超支已另市民信心大失,而現屆政府餘下兩年任期所開展的工程和研究投資,都需要下屆政府接手處理並由市民承受最終效果,因此輕軌計劃必須公開透明。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在二零一八年施政方針承諾的輕軌工程建設,依現時實際進度預計,在現屆政府任期除理應完成氹仔線外,何時可完成連接氹仔線與媽閣站以及連接氹仔線與石排灣,須進一步投入成本多少

2、 特區政府突然透露開展研究的由關閘經新城A區再接氹仔的路線,以及附件中表明研究澳門輕軌連接橫琴線,預計酬投入研究經費多少預期達致什麼重大效益?在現屆政府任期內會否動工?

3、 政府列為輕軌第一期工程一部份並已完成公開諮詢的媽閣經澳門半島東岸連接關閘線,以及列為輕軌第二期的媽閣經澳門半島西岸連接關閘線,究竟在現屆政府任期內會否有進展,抑或完全擱置當政府為防洪防災而重整澳門半島沿岸堤壩時,會否預設空間給這些由媽閣連接關閘的輕軌線?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

 



2018 年 1 月 8 日  星期一   晴天


吳國昌質疑長期閒置政府物業浪費公共資源 各範疇主要官員都竟不問責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昌質疑長期閒置政府物業浪費公共資源

各範疇主要官員都竟不問責

書面質詢

  特區政府耗用大量公帑租用辦公地方,但眾多政府物業長期閒置。各區澳門居民分別向立法會議員反映,位於市中心及社區內原本極具效益的政府物業都長期在市民眾目睽睽之下閒置不用,且長期沒有官員為此問責,令市民對政府十分失望。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在澳門市中心板樟堂前地人流旺盛經濟債值極高的原新聞局大樓,在市民眾目睽睽之下十多年來長期閒置。在二零一六年施政辯遘論時財政局曾承諾在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安排作為澳門品牌展銷中心,但二零一七年過後仍不了了之。究竟何時才落實運用?上述政府物業之運用究竟是否仍由財政局負責?相關範疇的主要官員對於長期閒置浪費公共資源究竟有否問責?

2、    自從特區擱置舊區重整概念改為研究都市更新後,政府祐漢社區內原舊區重整諮詢委員會辨事處一直在市民眾目睽睽之下長期閒置,沒有被利用作為提供政府服務或社區設施。究竟何時才落實運用?上述政府物業之運用究竟是否仍由土地工務運輸局負責?相關範疇的主要官員對於長期閒置浪費公共資源究竟有否問責

3、    祐漢街市副樓三樓自從五年前熟食中心搬遷後,一直荒廢閒置,沒有被利用作為社區設施。究竟何時才落實運用?上述政府物業之運用究竟是否仍由民政總署負責?相關範疇的主要官員對於長期閒置浪費公共資源究竟有否問責?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

  

 



2018 年 1 月 2 日  星期二   晴天


吳國質疑政府承諾二零一七年度法案項目絕大部份不兌現 愉快 分類: 未分類

                    吳國質疑政府承諾二零一七年度法案項目絕大部份不兌現

書面質詢

  特區政府在施政報告中聲稱,在二零一七年透過已構建的立法統籌組織體制具體落實統籌立法,穩妥有序適時推進各項立法工作。可是,現在二零一七年已經過去,特區政府在二零一七年施政報告內明文列出在二零一七年五個重點法律提案項目當中,海域管理綱要法、修訂澳門公共行政人員通則、職業介紹所准照及運作制度、修改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等四項法案都根本未有提交立法會。

  為此,本人提出下列質詢:

1、    特區政府本來己就海域管理綱要法、修訂澳門公共行政人員通則等在二零一六年展開諮詢籌備立法,何以終於延誤至在二零一七年完全過去都沒有依施政承諾提出法案

2、    職業介紹所准照及運作制度、修改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等立法籌備工作出了什麼問題,何以終於延誤至在二零一七年完全過去都沒有依施政承諾提出法案

3、    特區政府在二零一七年施政報告內明文列出在二零一七年五個重點法律提案項目當中絕大部份(五分之四)都沒有依施政承諾提出法案,是否顯示已構建的立法統籌組織體制運作失效?有否需要問責?

 

              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議員吳國昌

                 二零一